第二百一十五章倭国阴谋抵京城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巴德若心中的怒火,掩盖不了他对王陵的惧怕,这个人,十分的阴险,表面上这人给你笑呵呵的,可是暗地上,说不好,人家背后就能够给你一刀子。

    一定要距离这个人远点,最后一辈子都不要跟他交手。巴德若咒骂完毕后,这才在心中再三的告诫自己,不论如何,也绝对不能和王陵接触。

    福州将军府衙门。王陵似乎也能够感觉到有人在咒骂自己一样,从中午开始,他就感觉到自己耳朵十分的滚烫。而且还不停的打嗝。”

    “老大,会不会谁想你了。”在一边的张庆见到王陵不停的打嗝,疑惑的放下手中的文件后问道。

    “想我?”王陵抬起头看了一下张庆后随即说道:“我怕是骂我的吧。”说完这话,王陵咕咕咕的将旁边茶杯上的茶水全部给喝掉。

    坐在右边椅子上的左夏琳看到王陵手中的茶杯已经干枯,顿时走了过去,将茶水填满后送过来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一点都不关系我们抢劫法兰西的事情呢?”

    有什么关心的?听到这话的王陵一脸的疑惑,他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媳妇是什么意思。“老大,李鸿章已经回到了天津,更为严重的,从天津传来的消息,巴德若似乎对于这次事件十分的恼火,已经跟天津总督府交谈了好几次。似乎听传来的消息,如果我们不归还,恐怕法兰西就要对朝廷开

    战。”边上的张庆想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开战?他们哪里来的资本,听到这话的王陵冷笑了一下后放下茶杯后缓缓说道:“他们有什么资本来开战,别听他们的,这不过是巴德若狐假虎威而已。”

    不明白,左夏琳和张庆,对于王陵的这话似乎有些不理解。王陵见到两人不明白,示意他们坐下后,这才开口解释说道:“法兰西憎恨我们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场战斗,他们是输掉的,不过,他们输掉的,不止是这场战争,更是在远东的利益受到了损失,他们原

    本的势力,是可以抵达河内附近的,但是这一场战斗,几乎被打回了原型,退回到舰港以南。以前,他们要面对的,不过是我们大清国一个国家而已,但是现在,德意志租借了舰港,这就说明德意志也在这边有利益,如果法兰西贸然开战,他们恐怕就是舰港以南的势力都得不到,要知道,德意志

    可是时刻盯住他们的。说道这里,王陵低头长了一下,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再一次的说道:“更为重要的是,前面的那场战斗,法兰西的远东舰队已经被打的几乎全军覆灭,他们拿什么去进攻北洋水师。那什么来防御德意志

    的远东舰队。还有我们的福建水师。”

    明白了,听到这话的张庆当即笑了一下后说道:“这么说来,法兰西不过是嘴巴上的话说的硬气,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想挑起这场战争,那么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忍受这口气,从此风平浪静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听到这话的王陵点了点头说道:“你以为我敢平白无故的抢劫他那么多的钱,这些都是我思考好了的。”

    不得不说,王陵的高明,听到这话的张庆竖起了大拇指。

    王陵看了一下张庆,顿时挥动一下手臂:“拍马屁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我让你发电文去李鸿章哪里,他们有什么反应没有?”

    这个还真的没有,毕竟昨天才将电文发送过去,就算事情在快,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应过来。

    见到张庆在哪里不言语,王陵就知道,是自己操之过急了,事情,并没有这么快速。

    “盯住了,天津或者是朝廷那边,有什么消息,立即告诉我。”说完这话,王陵顿时站了起来,这天,已经晚了,也是自己该回去休息的时候。

    北京城,黄昏,守卫在这里的士兵看了一下不远处的时间,在等十几分钟后,城门就要开始关闭,这么以来,他们就能够回到阁楼里面,而不比在这里忍受着寒风的吹拂。

    哒哒哒有血浑浊的远处官道,似乎传来了一阵马蹄声,被寒风冻的瑟瑟发抖的士兵拿起手中的长枪看了一下,远处,一辆马车快速的飞奔过来,在看那马车周围,似乎有一百多的亲兵护卫在周围。

    这是那个大人进入京城呢?守城士兵心中疑惑了一下。

    “快让开,中堂大人有紧急军情送达京城。”远处,传来一声的大喝。

    妈呀,听到这话的士兵辛都哆嗦了一下,这来的人,可不是小人物,能够成为中堂的,除了一个死去的左宗棠外,那就只有李鸿章了。

    “快,弄开障碍。”守城军官的一声大喝,顿时小兵迅速的跑了过去,将放置在哪里的木头桩子给搬运到了一边。紧其后,黑色的马车呼啸而过,随即进入城中。

    小兵看了一下,这马车进入城内就左拐,那似乎是恭亲王府邸的方向。

    恭亲王府,日落黄昏,已经忙碌了一天的奕欣正在洗手,这个时候,是他吃晚饭的时间。

    奕欣吃饭很准时,一般都是黄昏十分吃宵夜,然后去书房看书大概到九点左右,随即就休息。

    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手,奕欣正要准备离开去客厅,他就见到管家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过来。

    “王爷,中堂大人到了,说有重要事情通报。”管家来到奕欣面前低声说道。又怎么了,听到这话的奕欣顿时皱起眉头,那前几天,李鸿章才会天津,这才几天,又返回来了,这次又是什么事情。想到这的奕欣顿时看了一下站在面前的侍女后说道:“加一副碗筷。带他到饭厅来见我

    。”

    说完,奕欣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管家听到奕欣的安排,随即走了出去。

    来到饭厅,奕欣刚坐下,他就见到李鸿章已经走了进来。

    “你怎么了?”奕欣示意李鸿章坐下后开口问道。

    李鸿章深吸一口气,谢过了李鸿章,随即一字一字的说道:“王爷,恐怕倭国是贼心不死啊。”这是什么意思?听到这话的奕欣当即放下手中的碗筷,看着面前的李鸿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