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爱怎么告怎么告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总算是回来了,听到这话的李熙当即示意让侍卫带金城武进来。

    片刻后,李熙就见到金城武已经来到自己的面前。

    “大王,大清国皇帝陛下已经给了指示了。”金城武说完,随即地上了一份文书。”

    李熙听说有了消息,随即接过文书看了一下后,当即笑呵呵的说道:“大清国陛下还是没有忘记我们的,你去明确的告诉他们,济州是我们的领土,任何人都无权租借。”

    金城武听到这话,当即应了一声,随即转身出去传达消息。

    汉城,倭国驻朝鲜公使馆内,公使大鸟圭介,一脸无奈的坐在了椅子上,伸出自己的双手烤火。

    大鸟圭介现在,也就剩下了烤火的份了,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心情去说什么租借了。

    这段时间,自己三天两头的就去皇宫见李熙,可是得到的结果就是推,反正一句话,就是不同意,也不拒绝,这可是让大鸟圭介,都不知道如何去说。

    本来,今天,是他要去哪里再次询问的。然而他估计,去也没有任何作用,还不如等候消息。

    其实他心中很明白,李熙不做出任何的决定,那完全就是因为没有得到大清国的消息,要是有了大清国的消息,他是会给自己答案的。

    “公使阁下,金城武来了。”一个身穿黑色和服的人走到了大鸟圭介面前后低声说道。

    金城武,礼部侍郎,听到这话的大鸟圭介估计是有答案了,顿时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后开口说道:“请。”

    片刻后,大鸟圭介就见到金城武已经来到了外面。

    “金大人安好。”大鸟圭介见到金城武后,顿时笑眯眯的说道。

    金城武可是一个典型的亲清的势力,对于大鸟圭介的表情,他十分方案,然而他也知道今天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顿时也露出一丝笑容后打招呼说道:“公使也好。”不想在这里多待下去,他进入房间,几句虚伪话说完后,金城武就取出了手中的文件后递给大鸟圭介后义正言辞的说道:“公使阁下,贵方提出,租借我高丽济州的协议,我方很可惜,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

    。”

    八嘎呀路。听到这话的大鸟圭介脸一下子难看的如同死人一样的同时,心中已经不知道问候了多少次李熙的祖宗和慈禧。

    不过好歹他也是一个公使。这样的表情不过一瞬间的事情,但是金城武依旧还是看在了眼中。

    “公使阁下不用在对这方面的问题,进行任何的协商了。”说完这话,金城武大咧咧的走了出去。

    砰看在金城武那嚣张的走了出去。大鸟圭介拿起文书看了一下后,随即一下子就将手中的文书给丢在桌子上后对站在旁边的参赞说道:“给内阁发电。高丽不赞同签署协议租借,请求实行第二套方案。”

    福州,十一月份,王陵已经换上了淡绿色的棉布军服。

    军服很暖和,起码王陵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这衣服可是没有夏天的衣服那么轻松,看起来有些臃肿。

    有左夏琳前几天对自己说的话,那就是穿上这衣服胖三斤。

    天已经完全冷起来的,在等几个月的时间,就要进入1886年了。王陵仔细的算了一下,自己来这个地方,也是一年多的时间了。

    回想当初,自己不过是一个炮台小兵而已,可是现在

    呵呵,站在福州将军府书房门口发呆的王陵笑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自己能走到现在。

    “老大。”熟悉的声音想了起来,听到这个声音的王陵扭头看了出去,他就见到张庆和左夏琳身穿着绿色军服从外面走了进来。

    左夏琳还是穿的夏天军服,她穿不管。这个王陵也不去管,反正夏天的军服和冬天都差不多,就是厚一点的区别。

    情报局张庆本来是不属于军队序列的,但是王陵还是让张庆穿军服,对于王陵来说,西服这种衣服,不适合张庆,张庆瘦弱,传上去不好看,但是军服就不一样,看上去有精神。

    “老大,京城内线消息。”张庆来到王陵面前,从他的黑色皮包里面取出一份文件后说道。

    京城,听到这话的王陵低头沉思一下,拿起白色的纸张后扭头说道:“进去说。”

    进入书房,王陵这才开始观看上面的文件。

    “老大,内线消息,李鸿章昨日已经启程返回天津。应该是商量完毕了高丽方面的事情,另外,朝廷对于我们在上海的行动,十分平静,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没有反应,不对头啊,她老太婆,可不是这种人,这可是奇怪的了。听完张庆的汇报,王陵顿时皱起眉头后在心中想到。

    “查出李鸿章回天津是什么原因,是正常还是不正常。”想了一下的王陵抬起头,将纸张扔到一边后开口问道。

    张庆听到王陵这么问,随即说道:“老大,你还说对了,不正常,根据我们在天津的眼线,法兰西公使巴德若向总督府提出交涉,控告我们福州将军府,私自抢劫法兰西财产,并且希望朝廷拿出说法来。”

    那就对了,听到张庆说道这里,王陵总算是明白过来,李鸿章回去是为了什么,那就是处理这个事情,毕竟能够处理这个事情的人,也就他一个人而已。“相公,我们去上海已经有不少时间了,朝廷照理来说早就知道了他们的意思已经在我们面前败露,然而他们去没有任何的反应,你说这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我们需不需要做出一些行动?”边上的左夏琳看

    了一下王陵以及综合了张庆的说法后,随即开口问道。

    做出什么行动,听到这话的王陵低头沉思了好久,随即微微摇头后说道:“不用了,他们现在没有时间来跟我们扯这个事情,毕竟对他们来说,处理好法兰西现在的问题才是重要的。”王陵说道这里,见到张庆和左夏琳不明白,随即微微笑了一下后说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们内心,惧怕洋人,可是要比惧怕我大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