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朝廷这次要吃亏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长顺的话,让王陵一下就陷入到了沉思中。

    倭国这个国家,几乎从他成立以来,在对待自己国家命运上的事情上,从来不根据自己的情况去分析情况,而是在用一个字去决定,赌。

    唐朝650年是白江口海战是这样,妄想用自己海军人数多。来消灭唐朝海军,结果,一战被打的好几百年都在存活不起来,从此规规矩矩的。

    明朝万历年也是这样。被打的好几百年也抬不起头,这一次,他们的这种野心,似乎又一次的出来了。

    高丽方面,自从立国以来,不管在明朝,还是现在,都是属国,而且从来就没有变换过,也就是说,这次朝廷如果拒绝,高丽方面是肯定会去拒接倭国的提议。而且,李鸿章这个人,待在直隶总督那么久的位置,济州那边对朝廷意味着什么,他应该清楚,济州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却能够威胁到威海和旅顺,这两个地方,那可是李鸿章北洋水师基地。北洋水师是

    李鸿章宝贝,他不会容忍任何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整出来一个舰队驻扎在哪里。

    “你们两个人的意思我已经考虑了,你们说的很对,朝廷就算拒绝,估计倭国方面也会用另外的方式来进行,甚至有可能会出动一些过激的行为,因此我们暂时还是不做出任何反应,看看情况在说。”

    说道这里,王陵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张庆后说道:“张庆,你那边,不但要注意京城朝廷对于我们的动作,而且这高丽方面,也要跟我打听,我估计就算高丽方面拒绝,倭国也会有小动作的。”

    对倭国太了解了,这个国家,你要是不给他教训或者一次性的威胁到位,用嘴巴跟他说,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张庆听到王陵的话,随即点了点头后说道“知道了老大。”

    京城,恭亲王奕欣王府,身穿蟒袍的奕欣深吸一口气,端起了放在旁边的茶水。

    奕欣和李鸿章,从慈禧哪里已经回来了五天的时间了

    朝廷在得到了奕欣和李鸿章的建议后,已经让礼部给高丽设置给出了明确的答复,不可答应倭国的消息的无礼要求。

    而高丽国使者在得到这个答案后,已经带上了打把的赏赐,已经开始返回高丽,估计现在都已经快到汉城。

    高丽使者方面的离开,并没有让奕欣松一口气,他如今,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

    王陵,在知道了朝廷的动作后,会做出如何的反应,下一步,朝廷又该如何去处理,这都是他要去考虑的问题。

    慈禧已经明确的将这个事情交给了自己和李鸿章,这就说明,自己没有任何的理由去回绝,毕竟和自己的四嫂真的要是撕破脸,那对谁都没有好下场。

    “王爷。中堂大人在书房外面求见。”身穿灰色衣服的管家从外面稍微关闭的房门走了进来后低声的说道。

    刚端起茶水的奕欣听说是李鸿章,低头沉思一下后就示意让他进来,片刻后,奕欣就见到李鸿章从外面走了进来。

    “坐下吧,在本王这里,不用这么的客气。”奕欣见到李鸿章要行礼,坐在椅子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后说道。

    李鸿章见到奕欣这么一说,也就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你今天是来说高丽方面事情的嘛?”奕欣看了一下面前的李鸿章后,微微问道。李鸿章微微摇头,他并没有担心这个问题,毕竟大清国已经给倭国公使馆已经提出了正式公文,不允许倭国方面在高丽哪里租借任何一切的领土,港口等等。而同时,大清国也给高丽一个准确的指示,让

    他们拒绝。

    倭国,李鸿章到现在还不曾放到眼中,虽然说王陵当初已经提醒过自己,但是这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玩笑,并没有将王陵的说的事情放在眼中。

    在他看来,大清国的强大,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倭国能比的,他们没有任何资格跟大清国抗衡。

    这是一个在大清国高层,都十分明显的认识,因此李鸿章不担心,甚至奕欣都不担心,在他们两个人看来,倭国在得到这方面的要求后,绝对不会在提这个事情。

    今天,李鸿章来这里,是跟奕欣一样的目的,那就是王陵。

    朝廷现在已经是能够确定的,王陵已经明白了朝廷在动他,而下一步,王陵会是如何的反应,这都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王爷,高丽那边微臣我并不担心,我担心的是王陵和法兰西。”

    这话怎么说,听到这话的奕欣疑惑的眨眨眼睛,他有些不明白,李鸿章这话的意思。

    轻轻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奕欣疑惑的看了一下面前的李鸿章后顿时开口问道:“你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李鸿章见到奕欣疑惑,随即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第一点,在对于王陵的看法上,他和奕欣的意思差不多,而李鸿章担心的是法兰西。

    法兰西在汇丰银行的存款全部让王陵给抢劫,而法兰西那边,在得到消息后,定然会对大清国进行交涉,自己如何去回应,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奕欣听到李鸿章说道这里,顿时才叹息了一口气。

    这的确不是一个小时前,法兰西被王陵哪里抢劫走了将近一千七百多万,让朝廷在拿回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法兰西这边,也的确要一个交代,不然也无法说服其他的国家。

    “你已经有了答案了吧?”奕欣想了一下后,随即开口问道。

    李鸿章听到这话,也就点了点头,他的确是有了一个相对较好的方案,但是这个方案朝廷会不会去实行,他就不知道了。毕竟这个方案,说起来朝廷可是要吃亏的。

    这个方案,李鸿章不想用,可是却不能不用,毕竟他真的想不出来这个办法,如果自己有一丝的办法,自己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在今天来找奕欣。“你说吧,本王不会怪罪。”见到李鸿章欲言又止,奕欣低头沉思了一下后缓缓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