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多事之秋的朝廷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李鸿章是一脸懵逼,他怎么感觉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听明白奕欣的话。

    “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朝廷出什么事情了?”坐下的李鸿章开口问道。

    这个?这个?难道说李鸿章根本就不知道朝廷发生的事情,听到这话的奕欣眨眨眼睛,随即皱起眉头后说道:“怎么?难道皇上还没有给你传旨?”

    传什么旨?李鸿章彻底的懵逼,不过他估计,一定是出事情了,不然的话,奕欣不会这么说道。“王爷,我不成接到任何的旨意,我这才来,是为了王陵的事情的,朝廷针对王陵,消弱他财政的计划已经失败,王陵已经带兵进入上海,将汇丰银行胡雪岩存款全部带走,另外,他一朝廷的名义,将法兰

    西的一千七百多万存款全部带走,并且留下字条,说是支付的战争赔款。”

    噗正在喝茶的奕欣听到李鸿章说道这里,顿时一口的将茶水给吐了出来。

    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情居然是真的。

    “王陵王陵带兵抢劫了汇丰银行?”奕欣惊讶的用不得用衣袖擦拭自己的嘴角,而是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问道面前的李鸿章。

    李鸿章估计奕欣也是跟当初一样的反应,因此并不感觉到吃惊,而是点了点头后说道:“是的王爷,朝廷针对王陵制定出来的切断王陵财政的计划,已经完全失败了。”

    “这怎么可能,我们那么小心,并没有露出任何的马脚,他怎么会知道我们针对他?”奕欣皱起眉头,他万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个计划,可是自己和慈禧商议了将近了三天制定出来的计划,为了避免刺激王陵,让王陵发觉这是朝廷的意思,甚至脸发出去的圣旨在传达完毕后,都第一次的销毁,而且都是让洋人出面,这王陵怎么

    可能会知道呢。疑惑,夹带着吃惊的眼神,传入到了李鸿章的眼中,李鸿章见到奕欣的疑惑,顿时拱手说道:“我们的计划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却所托非人,我们选错人了,不该选择上海道台陈德志,这个小人,就是他,

    将朝廷的计划全部泄露了出去。”

    陈德志,这个人不错啊,朝廷都下旨褒奖好几次了,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呢,听到李鸿章这话,奕欣低头沉思了一下,随即看着面前的李鸿章。

    李鸿章见到奕欣不明白,随即将张佩纶调查出来的一切都告诉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奕欣,又将王陵抢劫汇丰银行的决定也联系起来一起告诉的奕欣。

    也就是说,王陵在得到了朝廷在对自己的财政动手后,这才先下手为强,抢劫了银行。砰听到李鸿章说明白了这里面的一切,奕欣气愤的砰的一下将茶几旁边的杯子给砸碎在了地上后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后大声骂道:“这个混蛋,如此谨慎的计划,居然败坏在这个小人手中,这种狗奴才

    ,就该凌迟。”气愤有什么用,现在就是将陈德志给砍成肉泥,都没有作用,现在,王陵已经将抢劫的银子全部带回了福州,王陵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举动,会不会因为这个事情,而跟朝廷反目,这才是重要的,因此见到

    奕欣在哪里辱骂,李鸿章当即站起来后说道:“王爷,事已至此,在骂也没有任何的用处,我们还是想一想下一步该如何吧。”

    下一步?奕欣听到这话,随即沉思一下,也就明白了李鸿章的意思,毕竟奕欣不是常人,稍微想了一下,他就明白李鸿章的意思。

    朝廷计划白露,王陵如果得知朝廷已经开始对付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这才是最为重要的,朝廷,必须要拿出一个办法来才对。

    “多事之秋啊。多事之秋啊。”奕欣叹息了一口气后顿时无奈的说道。

    李鸿章听到这话,随即响起了刚才奕欣的反应,随即就抬起头疑惑的问道:“王爷,朝廷这边,是不是出事情了。”

    奕欣看了一下李鸿章,当即点点头后,将朝廷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又是倭国,听完了奕欣的话,李鸿章顿时皱起眉头。

    他没有想到,这倭国人是屡教不改,上次才失败,这次居然又响起了借助德意志的方式,租借济州岛。

    “王爷,倭国这是想要学习德意志租借安南的舰港啊?”哼哼,奕欣听到这话,顿时冷哼一声后缓缓说道:“他倭国想的也太简单了,安南距离我京城距离尚且还远,德意志在哪里租借舰港,对我们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印象,但是这次,他要租借的是济州,他也不

    想一下,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能够让他在哪里放肆。”

    奕欣有自己的考虑,当初他全力同意李鸿章的意思,让德意志租借舰港,那可是为了能够让德意志去牵制法兰西甚至是还有王陵。

    可是这高丽,没有任何能够让倭国牵制的地方,这周围都是大清国的,他有什么资格来租借,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这一点,奕欣相当明白。

    李鸿章听到奕欣这话,也就推断出来了奕欣的意思,当即他就松了一口气,起码倭国想要租借这济州的事情,没有办法谈,如果倭国要来强的,那么自己的北洋水师,可不是吃素的存在。

    “王爷,看来明日,我们要进宫了。”李鸿章深吸一口气想到这里后顿时开口说道。

    奕欣听到这话,低头沉思一下,他也决定了,明日,不论如何,自己也该进宫了,不然这个事情处理不好,那东北龙脉之地,估计就会受到波及。

    “好,明日本王随同你进宫。”

    褚秀宫,中午的阳光似乎有些刺眼,坐在黄色垫子炕头上的慈禧叹息了一口气,她心中烦闷啊。

    昨天个早朝,礼部上奏。朝鲜使者金大成来京城求救,倭国人强词夺理,想要租借济州。这济州是个什么地方,慈禧就不知道,不过听到这样的消息,慈禧心中,还是有一阵阵的不满意,那倭国,算个什么东西,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欺负自己的属国,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是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