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新式武器迫击炮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是一定知道朝廷在对他动手的,这一点,李鸿章已经得到了准确的判断。

    从张佩纶告诉自己上海发生的情况后,李鸿章心中就知道,王陵一定是知道,不然,他不会将全部胡雪岩的银子以及法兰西的存款提走。

    他这么做,就是担心朝廷估计断了自己的财政,才做出这样的动作。

    “暂时老夫也不知道了,暂时就这样吧。我们到了京城以后在说。”李鸿章想到这里,叹息了一口气后顿时无奈的想到。

    福州,郊外呼呼的寒风吹拂着福州枪炮局外面两排的的青翠的松树。

    松树不停的左右摇摆,不时的就有松针从上面掉落下来,然后落在了站在门口护卫的士兵面前。

    哒哒哒寒风中,一队马匹的声音响起,站在门口的士兵看了一下,那当前骑在马匹上的人,虽然身穿了绿色的军服,但是却披上了黑色的披风。

    大帅,士兵见到黑色的披风,心中惊喜了一下,随即等到对方马匹靠近后,迅速跑了上去,牵住了马匹。士兵推测的十分对,来的人的的确王陵。不过现在,在王陵身边的不但有张庆左夏琳,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并不曾穿上军服但是却穿上了一套丝绸制作而成的一种马甲长袍,衣服是白色的。此人,就是闽

    浙枪炮局局长,戴霖敏。啪翻身跳下马匹的王陵见到下面的士兵接过了马匹,随即微微笑了一下后对已经下马的戴霖敏说道:“我告诉你,我一天很忙的,要不是你告诉我说那个东西出来了,我是绝对不会来的。”王陵伸出手指

    了一下面前的戴霖敏后微微笑道。

    有些微胖的戴霖敏看了一下王陵后顿时呵呵笑道:“大帅,有你的图纸,在加上我们的仔细研究,如果还不成功的话,那我枪炮局,也就是要关门的境地了。”

    这话说得不错,王陵微微点了点头后笑了一下,随即往前面的枪炮局正门走了出去。

    “相公,你们两个人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呢?”左夏琳虽然跟在王陵身边时间不短,但是却不明白,王陵跟戴霖敏说的是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王陵伸出手刮了一下左夏琳的鼻梁后,再次在一群军官的带领下,直接进入枪炮厂,然后从枪炮厂中的枪械生产车间、炮火生产车间以及子弹生产车间之间的青石板道路行驶过去后,

    这才穿过了一到青灰色的土墙,然后进入到了一个十分荒凉的地方。这个地方,就一跳将近三米高的土墙给划分开来,身后,是一层层的枪炮局库房,生产工人房间,而前面,虽然说远处有土墙隔离,但是却十分的矮也就两米左右,不过很远,这里看不到拿到土墙左

    边和右边,都是山脉。

    这里,是枪炮局的枪炮实验场地。

    踏步往前几步,王陵看到,不远处,几个枪炮局的士兵正在哪里摆弄着什么。

    王陵仔细看了一下,似乎是一根管子。

    应该是那个东西了,看到摆弄的管子,王陵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即加快了脚步后来到那几个人面前。

    几个人见到是王陵,随即拱手行礼,王陵微微挥动了一下手臂,示意这几个人一边去后,王陵蹲了下来。

    这是一根钢管,底部已经被彻底的焊死掉,下面有一个正方形的地盘,上面有一个三角形的支架,之间上面有一个梅花一样按钮,能够上下调节高低。

    “老大,这是什么?”张庆仔细看了一下,他只是看到了旁边有几个箱子,箱子中装了似乎是炮弹一样的东西,只是这个炮弹有些怪异,尾巴后面有两个尾翼。他不明白,只能问道面前的王陵。

    王陵呵呵笑了一下,随即拍打了一下冰冷的青色钢管后说道:“这叫迫击炮。”

    这?这是叫炮嘛这个?张庆张大了嘴巴,随即跑到炮管面前看了一下,他硬是没有看出,这个东西是炮。

    “老大,屁股洞洞都没有,从哪里装填炮弹,还有,这个也没有引线啊,从哪里引燃。”张庆左右看了一下后顿时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要说是王陵,就算是在一边的王德榜、王天风等人都有些不明白。

    土包子,见识过什么狗屁的世面,听到这话的王陵不搭理张庆,而是问道了旁边的戴霖敏后说道:“射程多少,威力如何?”

    “大帅,射程五百米左右,威力,你看了才能够知道,但是能够确定,不能比得上野炮。”戴霖想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当然比不上重炮的,这迫击炮是步兵进攻的一张掩护性的炮火,能够有多大的威力。

    “打一炮我看看?”想到这里的王陵指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旁边的几个身穿黑色工作服的人员听到这话,随即开始摆弄。

    “媳妇,把你的耳朵堵上。”王陵见到左夏琳还惊奇的看着工人在操纵,顿时对面前的左夏琳说道。

    左夏琳虽然不明白王陵为什么这么说,但是她依旧还是伸出自己的双手手指,堵住了自己的耳朵后,看着面前的工人。

    周围的几个将领,就见到这几个工人只是将罐子放在了地盘上面,然后就从旁边的箱子拿起了那就跟拳头大笑的东西,然后从钢管的口子里面就塞了进去。

    砰一阵轻微的震动,在场的人似乎都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甚至连烟雾都没有看到。

    轰正当大家都在疑惑的时候,远处突然冒出了一阵火光,火光如同打雷一样,将哪里的泥土都炸的飞了起来。

    哇王德榜张大了嘴巴,他都不明白,那玩意究竟是从哪里爆炸出来的。

    “在打。”王陵不在意在场人的反应,而是再次说了一声。

    砰砰几次轻微的声音响起,随即远处连续的发生了爆炸,虽然说那爆炸声比不上野战炮,但是也是十分吓人的。

    “大帅,这是什么火炮,声音都没有啊?”王德榜咽下了一口唾沫,吃惊的指了一下远处后问道。“迫击炮。”王陵看了一下在场的人,随即笑了一下就开始往刚才爆炸的地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