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忽悠守备跟自己一起干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张庆听到王陵嘟嚷出来这么一句,顿时赶紧往左右看了几下,在发现其他的士兵都懒洋洋的躺在地上,他这才跟做贼一样的拉扯着王陵后说道:“头,你不要命了。”

    老子怎么就不要命了,正是因为要活命,老子才要打掉对面法国的军舰,听到张庆这么一说,王陵一把甩开张庆的手,虽然他的手有些嫩滑,但是跟女人比,还是差太多了,别搞得跟他么的基友一样,自己不习惯。

    “老子怎么不要命了,我他么是最爱惜我的生命了。”王陵说完,顿时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张庆。

    “头,上面明确命令,谁敢开炮,杀无赦,你不想活了不是。”

    草,差点忘记了,那老妖婆给福建水师下达过命令,可以开炮,可是不能先开炮的狗屁圣旨。

    这圣旨可是他么的害人不浅啊,两天后,福建水师得让人家跟揍什么一样,不到一个小时就完蛋。

    这可是当前国家最强大的水师啊,北洋水师现在都他么的没有这福建水师牛逼,这都是宝贝,一旦完蛋了,到时候整个南边海防就彻底空虚。而那时候,人家就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了。王陵听到张庆这话,顿时有些生气的想到。

    不行,不求救下福建水师,但是这马尾造船厂,一定要保护下来,这是东亚最大的造船厂,不能毁了,而且,一旦后天,法国突然袭击,自己的炮台第一就要被轰击,那时候,自己整不好就得死掉,为了自己的小命,为了福建水师和造船厂,尼玛,说什么这炮也要打,而且那四艘军舰。

    想到这的王陵再一次看了一下牛逼的停泊在港口的法**舰,顿时下定了决心捏紧拳头:“老子非弄沉你不可。”

    嗯,想弄沉没这个,必须要开炮,可是目前,王陵想了一下。

    闽浙总督何璟。福建巡抚张兆栋、船政大臣何如璋这些人自己是没有资格见到了,别说这几个当前福建的大员,就算是现在福建水师统领张成,人家都不会鸟自己一下,谁叫自己查人家那么多的级别。

    现在,能够鸟自己的,也就是自己的上司,这个炮台的老大,周开。

    周开是福建,今年三十一岁,是这个炮台的守备,同时也是最大的头。

    只能找他了,其他人老子找不到,想到这里的王陵站起来就往远处的守备房屋走去。

    “头,你去哪里?”张庆见到王陵往前面的守备房走去,顿时疑惑的问道。

    “老子去请求开战,轰死那帮孙子。”大咧咧的,王陵的声音传入到张庆耳朵中。

    我的妈妈,我要距离头远点,不然到时候死的快,听到这话的张庆缩了一下脖子想到。

    守备房并没有多大的好,不过是一间比军营稍微大一点的房子,里面有一张简单的书桌而已。

    这个地方,王陵是经常来。

    “属下王陵,参见守备大人。”外面的亲兵都人是王陵,也没有谁阻挡他,因此也就让他进去,而王陵进去后,就直接对着正坐在书房面前的周开打了个千。

    三十一岁的周开,虽然看起来有些肥胖,但是却是一个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人,因此自身就带有一定的杀气,而且治军十分严厉,就算是王陵这种圆滑人,见到周开都有些害怕。

    “你不在炮台,来老子这里干嘛。”周开见到是王陵,顿时抬起头后问道。

    王陵听到守备这么说,当即抬起头看了一下,他发现,周开似乎脸上,居然有一丝的愤怒以及无奈神色。

    难道说他心中有事情。王陵在心中疑惑的想到。

    “老大,他么的法**舰在哪里,早晚是祸害,我们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啊。我们要想办法,弄死他么的。”王陵想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说出自己的想法。

    自己本来以为,马上听到的,定然就是周开对自己的一顿臭骂,可是低头等了一下的王陵居然听到了一阵叹息声。

    耶,守备今天是怎么了,听到叹息,王陵抬起了头。他见到,周开居然已经站了起来。

    “王陵,你以为老子愿意这样嘛,我们岸防炮兵,就是为了包围家乡在这里的,可是你看看,洋人的军舰都在这里一个月了,我们却不能开炮,你看看,这是船政大臣发来的文书,让我们不可开炮。”

    “他么的。”周开说完,将手中的东西一巴掌就打在桌子上。

    嗯,这个时候,下面的军官还是爱国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怕死,见到周开这个动作,王陵当即沉思一下,随后笑眯眯的走到周开面前。

    他想了一下,周开对这法国人不满意,是自己利用的一个对象,也许自己要整沉这些军舰,就得靠这个人,全炮台一百多人,也许就能够活下去。

    “大人,目前形势危机,根据我的判断,敌人最多两天,就会对我们的是不是下手。”想了一下,王陵将自己后世知道的开战日期说了出来。

    周开一听这话,当即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王陵沉思一下,这才眯起眼睛后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大人,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顺风耳啊,我有一个远方表亲,被法国人抓去当了苦力,逃了回来,他告诉我的,说法国人正在准备弹药,准备对我们开火。”找不到理由,王陵只能胡乱的想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周开居然还信了,他沉思两下,随后抬起头后说道:“你说的事情,十分重要,我要马上上报参将大人,让他定夺。”

    我尼玛,你上报参将有毛用,要是告诉了那个孙子,估计人家马上就派人把炮台给监视了,到时候自己还怎么打。一听周开要将事情告诉参将,王陵顿时心中咯噔一声。

    参将是一个满人,叫齐尔哈,这个东西,贪生怕死不算,而且还十分的好色,对朝廷那老妖婆那叫一个忠诚,这个时候,如果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恐怕到时候,这东西会将整个炮台的弹药都给收了去。

    “大人,这个事情不能说。”想到这里的王陵见到周开要出去,当即拉住周开的衣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