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怒发冲冠的李鸿章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并不怎么惧怕朝廷,朝廷看上去是铁板一块,但是实际上,内部矛盾十分恶化。就说朝廷中,慈禧和恭亲王两人之间的争斗,就没有停止过,虽然说当前,当前,慈禧领先一步,将恭亲王奕欣给打翻在了地上,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奕欣这么多年,在他哥当皇帝的时候,就已经在

    培养自己的嫡系,目前,朝中大臣,驻扎在外面的大臣,支持奕欣的很多,而慈禧,这些年来,并没有多少的嫡系。

    因此,就算是慈禧胜利了一次,她也不会就这么算了,而是会再一次的寻找机会,将恭亲王直接弄死才会把手。而朝廷外,更加的不稳定,湘军、淮军、八旗,绿营、四个系统的兵力,虽然表面上都听从朝廷的调令,但是实际上,这四个势力,是各怀鬼胎,在相互的牵制而已,也就是说,朝廷到时候能够调动多少

    ,那都是一个问题。

    综合太多的因素,王陵这才会做出这次的举动,不然的话,自己断然不会这么去做。

    “老大,都传下去了。”正当王陵在哪里沉思后,张庆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打断了王陵的话。

    听到张庆这话,王陵这才点了点头,示意张庆出去,自己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天津,温和的阳光照射着整个总督府,惬意的下午,温和的阳光已经院落中的微风,一般在这个时候,都是李鸿章在书房看书的时候,然而现在,书房,似乎有一种十分压郁的气息传了出来。

    哐当一声,似乎是茶杯被砸在了地上的声音,紧随其后,一个苍老嘶哑的怒吼声从书房里面传了出来:“陈德志这混蛋,该当诛灭九族,诛灭九族。”

    声音充满了愤怒,随即再次一阵瓷器碎裂的声音,站在书房外面的侍卫就见到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这是自己的总督,李鸿章大人。

    侍卫见到,现在的总督大人,满脸怒色,正大踏步的往前面走动,而在他旁边,他的女婿张佩纶正脸色长白的跟随在后面。

    “备轿,备轿,老夫要去京城,要去京城。”李鸿章走出去的同时,侍卫还能够听到李鸿章气愤的吼叫。

    “快去备轿,备轿。”张佩纶的声音,从外面的走廊传了出来。

    总督府门前,身穿一品大员朝服的李鸿章,在张佩纶的搀扶上去后,这才上了马匹,然后进了马车。

    马夫见到两人进去,这才漆黑色的凳子搬移开后,跳上了马车,然后驱赶了一下马匹。

    马匹吃疼,叫了一声,就往前面移动。

    哒哒哒身后上百的侍卫,手中举起黄龙旗,跟随在李鸿章这两藏青色的马车后面和旁边后,陪同李鸿章出了天津城门。咳咳咳马车内,李鸿章的咳嗽不停的从马车内传出。这让跟随在旁边的侍卫都有些担忧,毕竟要是李鸿章除了什么问题,那自己的脑袋,就得搬家,但是他们只是侍卫,没有资格跟李鸿章说话,现在,

    在马匹上的侍卫,都将自己的性命,全部交给了张佩纶身上。

    咳咳李鸿章再一次的开始咳嗽,坐在一边的张佩纶赶紧的端起茶水后递给面前的李鸿章后说道:“岳父,喝点水吧。”

    脸色有些难看的李鸿章接过了茶水,连续喝了两口,这次算是恢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看着面前的张佩纶后问道:“陈德志呢,现在在哪里?”

    李鸿章愤怒,十分的愤怒,他总算是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

    自己在张佩纶出去后,仔细的思索了一下朝廷下达给陈德志的秘旨以及自己给陈德志的书信后都觉得这里面并不可能有什么刺激王陵要去上海的事情。

    毕竟朝廷的意思和自己的意思都十分明显,那就是掐住,让洋人不去收购胡雪岩购买的生丝,让他的生丝积累,从而亏本,这样就达到了除掉王陵财政的一个很和谐的方式。

    他连续推了两下,都没有找到这里面,究竟是在哪里出了问题。

    自己推断出来没有任何的问题,李鸿章就将一切的希望全部压在了张佩纶身上,希望他能够回来告诉一个答案。

    王陵,为什么会前往上海,做出这么不寻常的动作。

    果然,今日中午,张佩纶从上海回来后,就搞清楚了这一切的情况。

    陈德志这王八蛋,居然鸡毛当令箭。利用朝廷的旨意,在里面做了小动作,不对,是大动作。

    不但私自要挟胡雪岩上交五百万白银,还联合汇丰银行里面的代办席正浦,居然拒绝兑换胡雪岩在里面的存款。

    这就是王陵为什么要去上海的直接原因,他总算明白过来,王陵为什么因为这个市场上的问题,前往上海,原来就是这样去的。而至于抢劫汇丰银行,这一定是后面才进行的,毕竟张佩纶告诉自己,陈德志手下有一个师爷,已经让王陵抓走,而第二天王陵就立即带兵抢劫了汇丰银行,全部提走胡雪岩全部存款,还有将法兰西的存

    款提走,作为了战争赔款的一个部分。

    该死啊,原本滴水不漏的一个计划,就因为陈德志、席正浦等人的私心给全部毁掉了。

    这还不算,这已经是让王陵今后有了警觉,朝廷已经在开始对他动手,今后朝廷想要去再次的对付王陵,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岳父,陈德志我已经让人押解了,估计几天就会送到天津,至于席正浦,我听说,当天王陵就将其带走了,似乎是带去了福州。”张佩纶深吸一口气后缓缓的说道。

    便宜了这个席正浦了,听到这话的李鸿章冷哼了一声,要是根据他的意思,这个席正浦,就该被活刮了才能够解除自己的心头只恨。

    “岳父,现在我们已经能够肯定,王陵已经知道了朝廷对他做出了阴谋的事情,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张佩纶低头沉思了一下后顿时肯定的说道。怎么办,自己现在也迷茫了,李鸿章闭上了眼睛,他真不知道,现在究竟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