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吃惊不小的李鸿章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菲利普,虽然自己喜欢和洋人交往,但是并不曾和这个商人有过什么交往,就算有,那也是借款上面的问题,这个人,铜臭气味太重,他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杨逢春跟随李鸿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见到李鸿章的眼睛在哪里不停的转动,他再次拱手说道:“中堂,菲利普是来告状的?”

    笑话,告状应该在他上海府,来到我这里来告什么状,把老夫这里当成什么了,听到这话的李鸿章心中就有些气愤,因此说话也有些不客气的说道:“告诉他,让他去上海县状告。我这里不是县衙。”

    杨逢春并没有走,李鸿章感觉到有些疑惑,因此看了一下杨逢春后说道:“怎么,还不明白老夫的意思嘛?”

    杨逢春当然也明白,甚至都已经告诉了菲利普,但是人家根本就不走,而是让自己告诉中堂,这个案子,也只有中堂能顾接。

    因此,杨逢春虽然有些害怕李鸿章,但是还是将菲利普的原话说了出来:“中堂,他说了,这个事情,只有你一个人敢接受。”

    这顶高帽子戴的不错,李鸿章也就来了精神,他还没有见到这样的人,居然说这个事情,只有自己能够处理。

    看了一下面前同样一座的张佩纶后,李鸿章笑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在张佩纶的陪同下,来到了大厅内。

    大厅中,菲利普是一脸焦急的看着那被灰色帘子遮挡的门帘,好几次,他都有冲进去的冲动,但是一想到这里可不是上海道台衙门而是总督府,因此他也按住了内心的冲动,坐在旁边耐心的等候。王陵离开的当天,菲利普也就紧急的开始清点损失,损失惨重啊。胡雪岩的全部存款被带走了不说,法兰西在远东方面放置在这里的一千五百万全部被带走。另外,这还不算上,王陵从自己带走的私人物

    品,如果算上去,那光自己的损失,就超过了五百万。

    自己的东西,是固定资产,那些都是自己多年来收购下来的古董,甚至还有一个,就是当年圆明园喷水池面前的那个龙头,那可是自己花费了好几千英镑,才买回来的,如今都让王陵给抢劫了去。

    大哭一场后,菲利普当即就乘船,来到了天津,他要状告王陵。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自己。

    哗啦,灰色的帘子晃动,如同坐在砧板上的菲利普就见到一个身穿黑色丝绸便服,手中拿起一根拐杖从里面走了出来后,坐到了位于他的太师椅上。

    见到李鸿章坐下,菲利普当即站了起来后走到李鸿章不远处停下后眼泪汪汪的说道:“尊敬的总督大人,你可要为在下做主啊?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还先哭上了,刚坐下的李鸿章见到菲利普居然哭泣出了声,顿时有些疑惑。

    “菲利普,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张佩纶也有些疑惑,毕竟让一个男人,还是洋人给哭成了这样,那这人是得受到了多大的委屈。

    菲利普听到这话,随即哭哭啼啼的一阵后说道:“总督阁下,你可是要给我做主啊,他王陵,带兵围攻汇丰银行,将汇丰银行里面的积蓄,抢劫走了将近两千七百万啊。”

    噗李鸿章正在喝茶呢,一听到汇丰银行被人带兵抢劫,顿时噗的一下,将嘴巴里面的茶水吐了出来。

    来不及掩饰自己的尴尬,李鸿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后说道:“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谁,谁把你给抢了?”菲利普没有想到李鸿章会这样的表情,当即他抬起头后再次说道:“王陵,福州将军王陵,他带人将火炮放在了银行门口,然后带兵进去,将商人胡雪岩的所有存款全部提走,另外,还将法拉西在里面一千

    五百多万提走,并且说这是战争赔款。”说道这,菲利普从自己黑色的西服里兜里面取出了一张纸条后递上去说道:“这是王陵的条子,你看看吧。”

    李鸿章听到说胡雪岩的存款被提走的时候,心中就感觉到不妙,现在一听说提取了法兰西的存款,李鸿章顿时心惊胆战的看着面前的张佩纶。

    张佩纶看了一下自己岳父的表情,上前一步接过了纸条看了一下后顿时有些愁眉苦脸的说道:“是王陵的笔迹。”

    这个挨千刀的,听到这话的李鸿章心中一把火在燃烧,但是面对着菲利普,李鸿章还是没有发泄出来,而是示意这个事情自己会过问,到时候给菲利普一个说法。

    菲利普见到大清国的总督给自己说法,也就相信了话,随即从李鸿章哪里要过了纸条后,走出了总督府。

    “岳父,王陵这是要翻天嘛,居然洋人的银行都敢抢劫,这可是死罪的啊。”等到菲利普离开后,张佩纶来到李鸿章面前低声问道。

    李鸿章的手现在在轻微的颤抖,他并不想去管什么王陵抢劫法兰西多少银子的事情,毕竟洋人这些年来太嚣张,让一个人出来治一下也是可以的,他所担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你看出了什么?”李鸿章深吸一口气后问道面前的张佩纶。

    张佩纶对于自己岳父的意思有些不明白,因此低头沉思一下,他只是感觉到,王陵的胆子太大了,洋人都敢抢劫,要知道,洋人,就算是朝廷,都不敢得罪的,他是哪里来的勇气。

    “王陵胆子太大。”张佩纶想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李鸿章听到张佩纶说出这话,顿时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后说道:“愚蠢,你能不能看问题的时候不要这么表面。”

    声音中的不满,让张佩纶赶紧低头,一句话都不敢说,好一会,见到李鸿章已经恢复过来平静后,他这才走到李鸿章面前的低声说道:“岳父,你的意思是什么呢。”

    李鸿章看了一下自己这个蠢女婿,顿时无奈的说道:“你还不看不出来嘛,王陵去上海,谁的钱财不提,就提取胡雪岩和法兰西的钱,是在告诉朝廷,不要打他财政的注意。”嘶张佩纶听到李鸿章这话,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开始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