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张佩纶心中的疑问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见到了张庆离开,王陵这才缓缓的走了出去,来到门前,他就见到火炮依旧还放在大门口。

    “都撤了,吓唬人家干嘛呢,咱们该回家了。”王陵吆喝了一声,随即大咧咧的翻身上了马匹,心满意足的看了一下马车上的箱子,随即笑呵呵的离开。

    五百人,押解着将近十辆马车,开始兴高采烈的回到了码头,然后将火炮以及箱子全部搬运上去。

    大概一个小时的时候,张庆带领的人也带来了一车箱子。

    “老大,那家伙早就准备好了,不愿意给,我给亲自拿来了。”张庆笑了一下后来到王陵面前后说道。

    王陵看了一下这些红色的箱子,顿时笑了一下拍打了两声后示意装船。

    “媳妇,你去将胡雪岩叫来。”等到张庆离开后,王陵一下严肃起来,对旁边的左夏琳说道。

    左夏琳虽然不知道王陵要找胡雪岩做什么,但是依旧走了出去。

    片刻后,从振武号舰船上,胡雪岩就在左夏琳的带领下后来到王陵面前。

    “大帅。”胡雪岩十分小心的看着面前背对着自己的王陵,他心中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

    听到胡雪岩叫自己,王陵当即转过声后看了一下这个老头后随即说道:“知道下面该怎么做了嘛。”

    胡雪岩点了点头,他当然已经知道了,有钱大家赚,不能一个人独吞,不然的话,那就会受到攻击,一个人的力量并不是很大,如果一群人联合起来,就算自己太强大,也会被被团体给消灭掉。“明白就好,你暂时就不要返回福州了,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在回去,记住了,该道歉的事情,还是要道歉,你组织一下,代表我,跟这些洋人道歉,希望大家今后能够和睦相处。”见到胡雪岩点头,王

    陵当即抬起头后对面前的胡雪岩说道。

    胡雪岩一直不说话,而是听取着王陵的话语,等到王陵说完后,胡雪岩这才点了点头后说道“大帅,我知道该如何去做了,我一定毕生的时间,为大人管理好财政,不在有任何私心。”

    有没有私心,王陵不知道,不过他还是会去组建自己的商业系统,只是王陵,目前并不想告诉任何人,他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够帮助自己商业的人,只是还没有找到。见到胡雪岩已经再次说知道自己该如何处理,王陵这才指了一下远处的停靠在码头上的商船后说道:“那是我借调过来的商船,这次的生丝生意,就独吞算了,下次就不能这样做,我先回福州了,这里善后

    的工作我就交给你,另外,我留下一个排的兵力保护你。”说完,这话,王陵随即登上舰船。

    陈英早就已经下令做好开拔的准备,现在见到王陵已经上船,陈英当即开始传达下达开拔命令。

    呜呜呜战船开始发出轰鸣,开始缓缓离开码头。远处,就在距离码头不到三百米的地方,有一个酒楼,这个酒楼,是一个洋人开的,此事,奢侈的房间内。高挑的菲利普看着远处正在离开码头的军舰,心中顿时恨的咬牙切齿,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

    何的去交代。跟法兰西方面交代。

    “老子一定要上天津告你,上天津告你,愤恨的将手中的的酒杯一下子砸在了地上,菲利普暴跳如雷的在窗户面前大声叫到。

    呜呜呜战船离开码头,行驶到了航线后,战船开始加速,用十一节的航速,开始往福州方向快速前进。

    振武号甲板护栏,王陵看着远处平静的海面,深吸了一口气后准备返回到自己的船舱休息,还没有走到两步,王陵就见到左夏琳已经端起一杯茶水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怎么不休息?”王陵接过茶杯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左夏琳看了一下王陵,随即有些疑惑的问道:“我一直在想,那六艘货船明明就是你的,你为什么要告诉胡雪岩是借调的呢?”看来自己的媳妇还不是傻瓜的,居然能够想到这一点,想到这,王陵笑了一下后说道:“你想你相公的财政今后受制他人不成,他胡雪岩虽然全力帮助我,但是始终还是一个商人,商人重利,我必须要组建

    自己的财政商议,这样才能在今后不受制任何人,你明白嘛。”

    明白,听到这话的左夏琳点了点头后接过了王陵接过来的茶杯后说道:“可是我们目前没有多少钱,也没有合理的管理人才,我们如何去运作呢。”

    呵呵,听到这话的王陵笑了一下后说道:“那孙德志给我的一百万,就是本金嘛,这个事情我就交给你了,你去找会做买卖的人才来,然后组建商贸集团,将我们这里的东西运输到海外去贩卖。”

    左夏琳听到王陵这么一说,随即点了点头后说道:“好的,我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天津城。十月份的天气似乎一场的闷热,本来这个天应该凉爽下来才对。

    天津总督府书房,身穿便服的李鸿章,正坐在自己那张自从担任总督以来,就使用起来的梨花书桌面前,仔细的品读着自己最好的书本,也是自己老师,曾国藩书写的一本书曾国藩家书。

    在他旁边,同样身穿黑色长袍的张佩纶,正悠闲的站在一边,他依旧还是李鸿章的幕僚。

    也许是李鸿章看书有些累了,李鸿章合上了书本,从旁边的茶几上端起茶杯。

    张佩纶见到李鸿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后,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站起来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

    一边的张佩纶见到李鸿章站了起来,随即上前一步,替李鸿章一开了椅子后,让李鸿章站了起来。

    “岳父,你说朝廷不派遣人去接管王陵的那个军,却让人去掐断王陵的财政,这一招,能成嘛?”张佩纶见到李鸿章似乎已经松懈了过来,开口问道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张佩纶心中一直就有这方面的疑惑,这个疑惑,其实从半个月前,他就有,只是他并不曾说出,如今,见到李鸿章已经放松下来,他当即也想问出心中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