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谁他么给你的勇气敲诈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这师爷明叫张天祥,山西人,是个老醋儿。今年四十五岁,曾经是同治九年参加过考试,不过因为考官作弊,并没有上,不过此人头脑十分清晰,曾经北上,希望能够提李鸿章卖力,然而李鸿章并不曾看

    上这人,而是认为此人太嚣张,然后将其追赶出来。

    张天祥无奈之下,随即就心灰意冷,准备回山西老家去,途中认识了来这里上任的陈德志,随后就跟随在身边。

    在陈德志身边带太久了,他也就看出来,这陈德志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根本就一个贪财的人,然而,为了报答他当初的一碗饭菜,张天祥才一直跟随,如今,张天祥是彻底的心寒了。

    不过,现在,要走的他听到陈林说王陵到了,顿时心中咯噔一声,随即疑惑的问道:“人在哪里?”

    “已经到门外了。”陈林伸出手指了一下外面。

    坏了,听到这话的张天祥也不跑了,而是直接进入到了屋子里面。

    陈德志依旧还在哪里吃喝,似乎根本就没有见到张天祥眼中的恐慌。

    “大人,我早跟你说过,让你不要惹麻烦,不要去敲诈胡雪岩,你就是不停,现在好了,胡雪岩的后台,亲自来找你的麻烦了。”

    什么麻烦?端起酒水的陈德志肥头大耳的看着面前的张天祥。

    “王陵来了。”张天祥深吸一口气后说道。

    怎么可能,他是福州将军,没有朝廷的旨意,他哪里能够擅自的离开,听到这话的陈德志微微笑了一下,他根本就不相信。“别动。”外面一声喝,让陈德志抬起头,他就见到,十几个身穿绿色军服的人,已经用枪支,将自己在外面的侍卫控制,而随后,一个大概二十来岁,身穿洋人衣服的人,一脸威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在

    他身后,有两个人,都是穿了一样的衣服,只是不曾有任何的披风。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闯道台府,找死嘛。”陈德志不认识王陵,顿时大声叫到。

    王陵并不曾回应,而是直接来到了陈德志面前大咧咧的坐在了陈德志面前后仔细的打量着陈德志。

    肥肥一个,满头大耳。浑身的肉都在发光,那肚子,不用看,都有四五个月大的样子。

    “你就是伤害道台,陈德志吧。”王陵冷冷的看了一下后,不客气的从对面抓过洁白色的酒壶,不客气的倒了一杯喝掉后缓缓问道。

    陈德志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这个丝毫就不将自己这个四品大员看在眼中的人是谁。因此他依旧还是迷惑的眼神。

    “哦,忘记介绍我了,我叫王陵,福州将军、福州总兵、漳州总兵、新编陆军第一军军长。”王陵一字一字的说了出来,随即将手中的酒水喝掉。

    陈德志听到说面前的就是王陵,心中顿时一下子咯噔一声。

    王陵年轻,能够如此年轻坐到福建将军的位置已经是有能耐的人,而更加让他吃惊的是。王陵没有任何朝廷的旨意,就敢离开福州,这胆子也太大了。

    “老子听说,你要压榨我白银五百万两,是不是有这个事情?”王陵见到陈德志根本就不说话,顿时冷冷的问了一声。一边的张天祥听到这话,顿时就叹息了一口气,这陈德志估计是不知道王陵的厉害,居然微微点头后纠正:“王将军说的什么话,本官两袖清风,如何能够做出那样的事情,不过,胡雪岩饶乱市场规矩,另

    外还拖欠朝廷饷银,本官这也从规矩”

    编、你继续去编,王陵一直没有说,而是淡淡的听着陈德志在哪里大言不惭的说一堆朝廷制度什么的。

    “本官,一心为民。一心为大清国着想,怎么会做出那种”

    砰的一声,听到这话的王陵已经忍不住了,而是直接将马鞭打在了桌子上后顿时青筋暴露的对着陈德志说道:“少跟我来这一套,我指想知道,你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想要敲诈老子下属银子。”

    陈德志被王陵这么一弄,顿时也火气了起来后大声说道:“王陵,你不要欺人太甚,这是伤上海道台府,可不是你的福州将军府。”草,用这话来威胁王陵,似乎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王陵当即呵呵一笑,随即啪的一声,将腰间的手枪一下子逃出来后砸在桌子上后说道:“倒台衙门怎么了,安南皇宫我都如入无人之境,更何况你这个小小

    的道台衙门,说老实话,老子能够在两分钟内,灭了你道台衙门一切,你信不信。”

    信,绝对相信,这是真枪,陈德志当即咽下一口唾沫。

    “王将军,这也不能怪大人,这其中的原因,恐怕就算是属下不说,你也会知道一二?”一边的张天祥见到现在如此的尴尬,顿时上前说道。

    哦,还有这种人才,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抬起头看了一下自己进来后就没有注意到到的张天祥后看了一眼。

    这是个人才啊,居然能够看透这里面的事情,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眯起眼睛后看向了张天祥。

    这人有些瘦弱,面色黝黑,不过看上去却看起来并不怎么惧怕自己,说话也有些洪亮。

    “你叫什么名字?”王陵微微点头后问道。

    “属下张天祥,山西大同人。是道台大人的幕僚。”张天祥看了一下王陵后开口说道。

    王陵听到这话,在脑袋中沉思一下,他并没有响起这样的名字,低头稍微沉思一下,王陵当即扭头对张庆指了一下后说道:“这人,带走。”

    王陵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如此人才,留在这里那是浪费了,还不如让自己留下使用。

    张庆知道王陵要干啥,当即一挥手后,顿时一声吆喝,随即两个士兵进来,部分青红皂白的就将张天祥押解了出去。

    等到张天祥被押解出去,王陵这才冷哼一声后,随即看着已经有些颤抖的陈德志后说道:“我警告你,今后我的在这边做生意,你要是敢动歪心思,要是让我查到,就不会是今天这样。”说完这话,王陵拿起手枪,从里面取出一颗子弹后扔在桌子上后缓缓说道:“给你一颗礼物,希望今后不会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