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没有金钱的圣旨就是抹脚步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听到张庆这话,虽然说有些不雅观,但是听起来却也不错,裴阴森这个方法,那是神不知鬼不觉。根本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缓缓喝了一口茶水,王陵深吸一口气,他准备在休息一会后,去第三师那边去看看,毕竟第三师,已经在野外训练了一段时间,他的需要去看看。

    还不曾出门,王陵就听到外面传来了马蹄声,这马蹄声音杂乱,听起来似乎有十几匹快马的样子。

    张庆听到声音,沉思了一下后,随即来院落门前看了一下后再次跑到了王陵面前说道:“老大,刘傲来了。”

    这家伙不在总督府协助长顺,来我这里干什么,听到张庆的话,王陵疑惑的站了起来,看着已经进入到了院落中的刘傲。

    刘傲步伐匆匆,似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见到刘傲走的有些焦急,王陵离开了位置来到了门口。

    “刘傲,是不是总督府出现什么事情了,你走这么焦急干什么?”等到刘傲来到自己面前,王陵抱起自己的上臂问道。

    刘傲见到王陵,随即拱手后说道:“大帅,朝廷圣旨到了,长顺请大帅去总督府接圣旨。”

    这么快圣旨就到了,听到这话的王陵沉思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会对面前的张庆说道:“备马。”

    片刻后,张庆就拉扯了马匹过来。

    翻身上了自己的白色骏马后,王陵立即在刘傲等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总督府门前。

    翻身下了马匹,他就见到,长顺已经站在门口等候着自己。

    “大帅,朝廷宣读圣旨的人来了,正在大厅中等候,你看是不是立即去迎接圣旨。”长顺见到王陵走了过来,随即开口问道。当然要去,不过这来传达旨意的人是太监,这些人,目前自己还得罪不起,因此低头微微点头后,王陵就让张庆立即去准备银子一百两,等一会送走太监的时候,塞给他,让他进入京城后,给自己多说点

    好话。

    交代完毕了张庆,王陵这才让长顺走在前面,然后进入到了大厅。一顿的圣旨宣读完毕,王陵这才抬起头看了一下,这个太监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但是脑袋上面可是有蓝色的顶戴,而且那服装,看起来,似乎也是有四品的样子,这在太监哪里,已经算是一个不小的职

    务。让刘傲送走了这太监后,王陵想了半天都不曾想到这个人是谁,低头沉思了一下后,王陵直接将手中的圣旨啪的一下跟扔垃圾一样的扔在桌子上后坐在椅子上,这才对站在自己面前的长顺问道:“那是李莲

    英嘛?”

    什么李莲英,听到这话的长顺愣神一下,随即微微摇头后说道:“不是,李莲英很少出宫,他都在侍奉慈禧,这个人是崔玉贵。”

    崔玉贵,低头沉思了两下,王陵顿时想起来了,这慈禧身边是还有一个心腹,叫崔玉贵,是李莲英的表叔,珍妃,就是这人丢井里面的。

    “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四品太监了,有前途,”王陵微微表扬了一句后,这才将手中的圣旨晃动了两下后问道站在自己面前的长顺以及返回来的刘傲,这圣旨上,说的是什么玩意。

    长顺真的没有想到,王陵跪在地上听了半天,还不知道这圣旨上说的是什么,当即他咽下一口唾沫后说道:“大帅,这是朝廷让你从现在担任福州将军的圣旨。而我这一份,就是担任总督的圣旨。”

    是这样,看来朝廷是接受老头子的意思了,听到这话的王陵低头沉思了一下后想起来什么,就伸长了脖子后问道面前的长顺:“除了这个,就没有什么嘉奖嘛,比如说金银珠宝什么的。”

    没有,这次还真的没有,在朝廷看来,王陵从一个总兵担任了福州将军,就已经是很大的赏赐了,哪里还会给他什么金银珠宝。

    “大帅,没有。”长顺咬了咬牙后顿时开了口。我草,听到这话的王陵拿起手中的圣旨看了两下,顿时啪的一下扔在了地上后恶狠狠的说道:“小气,谁稀罕,一张破布而已,不值钱,谁要谁拿去。”丢下这话,王陵一下站了起来走了出去,他觉得还是

    去自己的司令部合适的多。

    王陵这一走,顿时就将在场的几个人都惊讶的呆若木鸡。

    一般要是被人得到了圣旨,那还不跟宝贝一样的放在了一件单独的房间里面,然后天天的供奉起来,可是看看王陵这个大帅,直接给扔掉,而且似乎十分看不上这玩意。左宗棠真是神人啊,还好我听从了他的话,跟随了王陵,不然的话,估计今后,我可是什么都获得不到,看着地上已经被踩踏了一个脚印的圣旨,长顺眨眨眼睛后在心中暗自庆幸,自己听了左宗棠的劝告

    ,跟随了王陵,而不是真的听朝廷的话语,监视王陵。

    “你要不要,你不要的话,我就拿去塞桌子了,我家那桌子有点晃动。”刘傲见到长顺瞪大眼睛看着地上的圣旨发呆,顿时指了一下后问道面前的长顺。

    可拉倒吧,自己手中已经是有一张了,而且用王陵的话来说,破布一张而已,又不能当饭吃,自己能够拿来做什么玩意。

    “不要,稀罕你那个。”长顺摆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随即将自己手中的圣旨,也给扔在了桌子上,这可是他当官以来,接了那么多圣旨,第一次敢这么放肆。

    不过,长顺感觉到,这东西让自己这么一扔在桌子上,自己感觉到十分的惬意,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这种感觉。

    反正,很舒服。

    王陵可没有去管后面总督府发生了什么,一回到自己的指挥部,王陵就双手叉腰的看着面前这个并不大的小院子。

    “老大,你在看什么?”张庆就没有明白,王陵自从回来后,就看着这有些破烂的院子干什么,天天看,他都有些反感。

    “好好看看呗,这是今天最后一个晚上在这里休息了。”王陵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一字一字一字的说道。这是从何说起?张庆听到这话,心中疑惑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