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帅星堕落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贝尔也是知道左宗棠病情加重的,因此从下午到现在,他们所有的人都没有吃饭,全部全力改造军舰模型。

    王陵听到贝尔这么一说,微微点头后说道:“好,我们这就走。”

    说完这话,王陵挥动了一下手臂,随即几个士兵就冲了进来,将一米多长的军舰抬了出去,放置在箱子里面,然后抬上马车,开始全速度往左宗棠的总督府而去。

    来到总督府后院,王陵就见到左宗棠似乎一直在看着外面,他知道这是在等候自己,毕竟自己说过,晚上一定是让他见到,也许,就是这一口冤枉,让左宗棠一直在苦苦的等待。

    “我回来了,看着已经完全消瘦下去的左宗棠,王陵看了一下坐在身边一圈的人员后,走到了躺在椅子上左宗棠面前后露出一丝微笑后说道。

    “带来了嘛?”左宗棠见到王陵进来,居然一下子精神头起来,刚才已经颓废下去的心情已经消失不见。

    王陵见到左宗棠一下子精神好了起来,随即点了点头后说道:“来带了,拿上你就可以看到。”说完这话,王陵猛的扭头后对外面说道:“带进来。”

    片刻后,一个长达两米的箱子就被贝尔和几个士兵给抬了进来,没有办法,全部都是钢铁,将近一百多斤东西,两个人抬不起来,贝尔只能充当苦力的,一起帮忙,将东西抬了起来。

    这是什么?在场的人见到进来了一个一米多长的箱子,顿时都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陵,他们都不知道,王陵究竟给左宗棠带来了什么,而左宗棠,似乎一直就在等候这个东西。

    “打开吧。”见到箱子已经摆放到了庭院中间,王陵随即对面前的两个士兵说道。

    两个士兵听完了王陵的话,随即将箱子全部拆开,随即在场的人就见到,大概有一米**左右长的东西,用一块巨大的红色布条给遮挡起来,看不到,里面究竟是什么。

    但是,那东西很好,最上面,好像是一根棍子,大概有有将近半米长左右。

    王陵见到大家都将目光看向了自己,随即深吸一口气后对站在面前的贝尔说道:“你是建造总监,我是设计总监,裴阴森,你是监管总监,这快红布,就让我们来掀开如何?”

    裴阴森一听这话,心中就估计是军舰,但是他不敢确定,因此疑惑了一下后,随即来到了王陵面前。

    王陵见到贝尔和裴阴森已经来到自己面前,随即笑了一下,三人同时,将将近两米的红布一下掀开。

    “我的姥姥。”许寿山惊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呼。

    “妈呀,好威武的军舰。”坐在许寿山旁边的长顺也尖叫了一声,随即从椅子上站起来。

    刘傲,王德榜、胡雪岩、裴阴森以及左夏琳,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那摆放在面前的,赫然就是一手巨无霸一样的钢铁战舰。

    高耸的指挥塔,双联装四门主炮,一前一后摆放,尾部,还有两门双联装火炮,两边我,威风飘飘的,还有巨大的副跑,看那样子,起码在一百五十毫米左右。

    啧啧啧乖乖,许寿山是海军将领,一下就喜欢上了这艘军舰,顿时慌忙的跑到了军舰面前抚摸这这艘不过是模型的军舰。

    掀开红布的那一刻,左宗棠也见到了,他一下就见到眼前这艘长达两米的军舰,虽然说,他不是真的,但是他却知道,几年后,这艘军舰就能够驰骋在海洋中。

    “扶老夫起来。”左宗棠喝了一声,随即自己掀开了被子。

    左夏琳和刘傲见到左宗棠掀开了被子,随即将左宗棠搀扶了起来。

    左宗棠站起来后,居然示意两人不用搀扶,而是独自走到了这艘军舰面前,来回的观看着这上面的一切。甚至上面的主炮口径和副跑多大,航速多大什么的,他都问的清清楚楚,而王陵,也耐心的解释。

    听说那炮台还能够二百七十度的转动,左宗棠还伸出了自己的手后笑眯眯的去拨弄了两下,转动的时候,依旧有那种炮台转动的响声,十分相似。

    呵呵,左宗棠小了两声,随即来到了舰桥旁边,他一下就见到了,这军舰的旁边,写的是自己的名字。

    眼神一下子盯在了哪里,左宗棠伸出了手,抚摸了一下这艘军舰上面白色自己的名字后,随即将目光看向自己旁边的王陵。

    “我已经决定好了,福建水师下水的军舰,就叫左宗棠号。我要让你,走了后,依旧威名远扬威,惩罚一切敢侵犯我华夏海疆的一切敌人。”王陵一字一字,坚定的对面前的左宗棠后说道。左宗棠听到这话,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好,老夫就是走了,也会为你们看护家园的,老夫满足了。”左宗棠说完,随即抚摸着这艘军舰的一切后突然扭头对旁边的刘傲说道:“我走了

    后啊,你们要给我制作一艘这样的船过来,我要在那边天天观看。”

    呜呜呜左宗棠说完这话,随即让在场的人一下子热泪流了出来,左夏琳更是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左宗棠见到左夏琳哭的那个凄凉,顿时走了过去用自己颤巍巍的手掏出手帕后给左夏琳擦拭眼泪后说道:“丫头,将你交给王陵,是我这一辈子,最正确的一件事情,也是最宠爱你的方式”

    说完这话,王陵再次的来到军舰面前,开始再一次抚摸,并且抚摸着这钢铁冰冷的感觉。好久都没有说话。

    在场的人,总算是明白了左宗棠是在等候的什么,因此他们都十分感谢王陵。

    将近十几分钟后,左宗棠有些坚持不下去,这才示意人将椅子搬过来,他坐在哪里,依旧看着面前的军舰抚摸。“满足了,满足了,老夫这一生,能够见到如此兵船,守卫我华夏海疆,而且还是老夫的名字,老夫已经满足了,左宗棠眨眨眼睛,抚摸着军舰旁边自己的名字,随即再次波动了舰炮后,露出了一丝笑意,

    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哐当一下,一直抚摸着军舰舰炮的左宗棠手一下子滑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