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在拖两年也好啊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如同艾克的上司一样,只是微微点头,艾克就慌忙的往前面带路。通过了狭窄的通道过后,王陵精致来到了这里面的一个院落,这地方,王陵来的次数并不少,进入这里,他就知道福克现在在什么地上,示意艾克出去后,王陵直接从西边的木制楼梯走了上去,然后进入

    二楼,往最靠近南面的房间走了过去。

    “谁啊。”脚步声,让里面的福克传来了一声问话。

    “我,王陵。”已经来到门前的王陵淡淡的说了一声,紧随其后,里面传来一阵声音过后,王陵就见到眼前关闭的房门已经被打开。”

    “王,是你啊,请进。”福克打开房门是王陵,当即将王陵迎接了进去。

    王陵喜欢啤酒,福克当即就给王陵准备了一杯啤酒会递给王陵,并且询问王陵今天来这里来意。

    王陵来到这里,其实就是为了解决炮兵射击不准的问题,他从王天风的话语中,就知道,炮兵,是没有得到良好的科学训练水平,完全就是依靠以前的战斗经验来进行的训练。

    说好听点,安叫技术过关,说不好听一点,打中的目标,那完全就是糊弄过去的。王陵不想今后自己的炮兵部队成为最垃圾无用的,他沉思再三过后,决定还是跟在马克商议一下,能不能,从现在在舰港的五千德意志军中,抽调出来十几个炮兵军官,来这里担任炮兵教官,给自己培养

    一些人才出来。福克虽然是领事,但是没有权利,他不过是马克的代言人或者是传话人而已,因此听到王陵说完后,福克并没有立即答应下来,而是举起手中的啤酒杯子后缓缓说道:“刘,你知道的,这个事情我无法做主

    ,但是我会第一时间,将你的意思转达到舰港那边,我想,以你和马克总督的关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相信,你的炮兵,将会在未来,发挥出让敌人胆战心惊的战斗能力。”

    这马屁拍的,让王陵虽然听起来有些不舒服,但是却又似乎有些道理,王陵当然知道福克说的是真话,他也并没有强求,而是举起手中的酒杯后和福克碰杯后说道:“合作愉快。”

    左宗棠病重的事情,让王陵根本就不能够在这里待太久,稍微的说了一些话语后,王陵随即就起身离开后,直接回到了总督府衙,说白了一点,也就是给老头守时间而已。

    福克说第一时间去完成这个事情,就会在第一时间,因此送走了王陵后,他当即让艾克立即给舰港方面发出电文,告诉王陵的请求。舰港。德意志海外领土舰港总督府,位于在舰港西北的一个典型的欧洲建筑上,这里陈俊算是一个教堂,但是法兰西占领这里后,随即将这里进行了大量的修改,然后将这里设置成为了法兰西的总督府,然而,时过境迁,法兰西花了大价钱改建出来的总督府,不过是给德意志做了一件现成的衣裳,德意志租借舰港成功后,就将门口外面的牌子给改动了一下,换上德意志远东总督府的牌子,而其他的,是

    一点都不曾改变。

    总督府办公室,位于二楼,这里曾经的十字架早就已经无影无踪,现在悬挂在哪里的,不过是德意志帝国的老鹰头国旗。

    马克的总督办公室,位于二楼,自从来到这里后,马克已经是每天的礼服相伴,日子过的是有滋有味。他从来就不担心在自己的西北面出现什么问题,毕竟哪里,是王陵第二师周开的一万多人驻扎在了哪里,因此,带来的五千人马,他都集中放置在了南边,毕竟舰港过去五十公里,那就是法兰西的势力范

    围。

    日子越过越好,马克的心中对于王陵,也有感激,他明白自己能够从一个小小的公使走到今天的一个总督,大部分,那都是王陵的功劳。

    在这里已经待了很久的时间。闲来无事情的马克这两天在想,是不是该去福州看看自己的老朋友王陵,顺便交代一下下一步,福克要做些什么事情。

    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自己,坐在椅子上的马克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后,就见到一个中校准军官走了进来,这人叫埃菲尔,德意志这次过来的第一团团长。属于国防军。

    “总督大人,福克从福州来电。”三十来岁的埃菲尔将手中走到马克面前,笑了一下后,将电文递给面前的马克。

    马克一听是福州来电,随即就接过来看了一下。

    王陵希望调动炮人员,前往福州担任炮兵教官。

    简单的几个字,让马克拿起电文沉思一下后,随即对面前的埃菲尔说道:“抽调出来三十名精锐炮手以及十名指挥官,交接任务后,立即去福州。”

    总督的话语,让埃菲尔不理解,但是他依旧还是应了一声,转身出去,执行命令。

    而也就在马克下达命令的让炮兵去福州的时候。

    福州总督府,现在已经是人流涌动。

    左宗棠彻底不行了,昨日晚上清醒过来一会后,再次的陷入到了昏迷的状态。此刻,总督府大厅内,福州有头有脸的人都已经聚集到了这里,这其中,水师的许寿山。船政局裴阴森,枪炮局戴霖敏,毕思尔、福州将军长顺、刘傲,王德榜,胡雪岩等人,都坐在大厅内,脸上充满了

    担忧,而王陵,却独自一人蹲在了外面的大厅内,看着不远处的一颗松树发呆。

    你要是在坚持两年,哪怕是一年,该多好,看着那可清脆的松树,王陵深吸一口气,在心中缓缓的想到。

    左宗棠在一天,自己就能够安心的去发展自己的实力一天,可是现在,这个自己背上的靠山随时都有离开的危险,王陵心中有些焦急,他有些不知道,左宗棠离开后,自己究竟该怎么办。

    陷入沉思的王陵,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转身,他就见到刘傲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后,而在他的旁边,左夏琳的正在不停的哭泣。“怎么了,难道?”王陵见到刘傲那个表情以及左夏琳的哭泣,一下子站起来心都凉了半截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