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嗯,这是我成熟的关系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陈英听到王陵这里一说,当即将手搭在王陵肩膀上后说道:“你总算来了,老兄弟们都可想你了,如果今天你不来,明天我们都要去炮台找你了,听说你已经是山巅炮台守备了,是不是这样的。”陈英嘴巴从进入军营后就他么的没有听过。

    王陵本来就不喜欢男人将肩膀搭在他的肩膀上,这搞得跟基友一样,但是现在,王陵见到陈英那么热情,也只能笑了一下,不说话的跟随王陵进入到当天制定计划偷袭法国舰队的房间。

    进入房间中,王陵就见到许寿山等人也在哪里,而在他的周围,有一个身穿着参将军服的人,这个人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国字脸,腮边胡。

    这人自从自己进来后,就一直打量着自己。

    至于其余的几个人,王陵都认识,只是这个人,王陵似乎当天并没有见过。

    “兄弟,你来了,给你介绍一下,扬武号副管带,梁梓芳梁大人。”

    这人就是梁梓芳,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打个千准备跪下去。

    王陵刚要下跪,梁梓芳已经伸出自己的双手搀扶起来王陵后说道:“兄弟这如何使得,如果当天不是你巧思良计,我福建水师全图官兵,恐怕今日早就应尸骨无存喂了鱼鳖了,你是我们福建水师的恩人,我们哪里能够承受你这一拜。”

    怎么回事?听梁梓芳的话来说,好像他是知道这里面的原因一样。

    一边的许寿山见到王陵疑惑,顿时笑了一下后说道:“兄弟,当天的事情,我们都已经跟梁梓芳大人说了。”

    是这样,听到这话的王陵顿时点了点头,许寿山的为人他还是了解一些,如果梁梓芳不是自己人的话,许寿山也绝对不会说出这个事情。

    “兄弟,为兄佩服你的勇气,但是你要记住了,这个事情,只能我们在场的人知道,绝对不能让其他人在知道,特别是张佩纶大人。”

    张佩纶?听到这话的王陵皱起眉头,他只是知道,这张佩纶今后会是李鸿章的女婿,至于现在,他还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梁梓芳会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让张佩纶知道。

    “兄弟有所不知,张佩纶这个人,十分迂腐,一旦让他知道,那么朝廷也定然会知道,到时候对你不利。”

    原来是这样,自己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听到梁梓芳这这么一说,王陵顿时点了点头。

    许寿山知道今天周开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来到这里,因此大家坐下后,许寿山就询问王陵来这里的原因。

    王陵喝了一口放置在旁边,也不知道是谁的茶水后说道:这都那么几天了,法国舰队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卷土重来,我想来了解一下,目前水师方面的情况。”

    原来是这个事情,听到这话的许寿山看了一下面前的梁梓芳,梁梓芳目前是代理水师提督,因此很多事情,一定要让梁梓芳点头。

    梁梓芳看了一下许寿山,随即点头后,许寿山这才说道:“目前维修厂已经昼夜不停的开始维修破损的战船,如今,旗舰扬武号已经维修完毕,正在飞云。也正在维修中。至于其余一些轻伤的战船,目前没有大碍,因此并没有展开维修,只是?”

    只是什么?听到许寿山说道这,王陵顿时疑惑的看着许寿山。

    “窝尔达好损失太重,估计是无法维修了。”

    多大事情,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笑了一下,说实话,这种战船,他根本就没有看上,如果现在能够入自己法眼的,也就是目前正在德国修建的铁甲舰镇远和定远两艘军舰而已,至于其他的,说实话,自己没有看上。

    自己脑海中,有太多战舰的资料,只是目前,自己无法去运用而已。

    “窝尔达号,经过裴阴森大人的检查,已经无法修复,目前已经准备拆除。”

    裴阴森,这个人自己知道,可以说是福建水师的设计师,后来北洋水师平远号的设计者,就是这个人,不过,这人在福建造船厂被毁掉后,从此几乎几乎就是被闲置起来的。

    这是大清国造船的人才,可惜了,最终没有得到好的发展。

    浪费了,这样的船只拆除就有些可惜了。这完全可以当成浮动炮台,加入到到时候的防御战中嘛。

    “能不能不要拆除。”说完这话,王陵顿时见到大家不明白后笑了一下后说道:“法国的船只,我不是心疼,既然他无法修复,何不如拉扯到岸边,将他抛瞄,随后将其成为浮动炮台。”

    “好注意。”听到这话的梁梓芳应了一声,随即将这个事情记在心中,准备到时候去上周船政大臣。

    哎炮台,王陵已经从水师回来有一会了,现在,天空已经开始黑暗下来,王陵看了一下远处如同鲜血一样的天空,他不知道,这样的平静,还徹能够持续多久。

    “说不好,明天在早上,法国舰队应该就会来了吧。”看着远处正在进入港口的巡逻船,王陵叹息一口气后自言自语的说道。

    “头,今天我听许寿山大人说让你在制造一批新的炮弹出来,你会制作炮弹,我怎么不知道?”拿起一杯茶水走到王陵闵倩坐下的张庆疑惑的问道。

    今天下午,从水师离开的时候,许寿山将自己到一边,希望自己能够在制造一批那样的炮弹,毕竟那种炮弹的威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我表哥交我的。”听到张庆这么问的王陵在一次拿了这个不知道在什么狗屁地方的表哥当了挡箭牌。

    “头,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就变化的那么快,你和曾经,我感觉就是跟两个人一样。”张庆低头想了一下后,顿时缓缓说道。

    老子本来就是另外一个人,听到这话的张庆叹息了一口气,随后站了起来,拍打了一下自己面前这顿黑乎乎的火炮。

    “哪里有,也许是经历过一场战争后,我成熟了不少。”王陵想了一下,搪塞了张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