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俾斯麦有远见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马克的话,王陵并不反对,这种事情,放在任何皇帝哪里,都将是一种挑衅的行为,更不要说是一个神经大条的威廉一世。不过的好的是,王陵好歹还是知道,这威廉一世,相对来说,比威廉二世要相对

    来说理智的多。

    威廉二世是纯粹的目中无人的家伙,他能够大力的发展海军,准备不过自己的国力,跟英国和法兰西硬来的一个人,而威廉一世,虽然有称霸的野心,但是在俾斯麦的陪伴下面,好歹的还能够克制一些。

    “我估计你们的皇帝想不通,但是我想的话,你们的首相,应该能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什么道理?马克听到王陵说出这话,顿时心中疑惑的同时,将目光转移到了马克身上。

    “你们是想让英法来对你们进行监视,还是说要我来监视。”王陵突然的说出这话。

    这个?马克一下就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当即他沉思一下后对王陵说道:“我要将这个事情立即通知柏林。”指挥部,从马克哪里吃过饭后来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的时间,张庆和左夏琳,从马克哪里回来后,就一直没有明白,王陵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而已,为什么马克会突然之间从阴云密布的脸一下就转变过来

    ,居然随后的时间都是大晴天。

    “老大,我不明白,你究竟给马克说的那句话有什么重要的,为什么他的变化那么快,”张庆见到王陵坐在椅子上,正看着第一师几个旅长的汇报后,随即将茶水递给王陵后问道。

    一边正在给王陵整理文件的左夏琳听到这话,随即也抬起头后看着面前的王陵,她也有些不明白,自己的相公给马克灌了什么**药,一句话就让马克改变的想法,这也太奇怪。王陵见到自己的两个亲信都不明白,随即指了一下面前的两个人后说道:“你们的分析上面,关注国际上的事情,都要给我加强了,特别是你张庆,你是情报局局长,今后要应对的是多个国家的情报,如果只是这样简单的去处理情报局,我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撤职,然后换上有能力来应对这方面的人,媳妇你呢,虽然说就做一些我的生活问题,也就是秘书,但是你也要相对的去学习一下。这样才能够提高你

    的能力。”说完了这话,王陵这才示意两个人坐在自己旁边后说道:“其实很好理解,德意志自从大一统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被他旁边的英国海军和法兰西给进行围困在了哪里,他们这么多年来,因为两个国家的封锁,根本就没有获得一个外来基地,现在,德意志却利用这次机会,突然在远东找到了这么一块地方,他英法在得到消息后,根本就就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因此定然会加强远东的兵力,用来再次的封锁德意志的舰港。这一点,他德意志应该清楚,但是,英法这一次也不会跟以前那样的狂妄,毕竟这一次我们胜利了,他们在鉴于我军胜利的趋势,不敢大胆的过来,如果我们在舰港周围布置了兵力,那么英法就会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我们对于德意志也没有什么好感,这么以来的话,那么他们在左右权衡一下后,就不会在调动兵马过来,这对于德意志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

    不错的选择,因此,马克一下就能够明白过来,才会这么的开心。”说道这里,王陵当即深吸一口气后说道:“你们记住一句话,治理国家和家庭一样,其实就是那么几个事情,如果说我们的实力不够,那就要巧妙的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来周旋,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

    的实力已经完全达到,那就不用利用这方面的矛盾,但是有时候,还是要稍微的利用一下。”

    “老大说的,我一定会记下来的”张庆听到王陵说道这里,当即就狠狠的点头,表示一定要好好的学习。跟老大走。

    左夏琳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相公得到这样东西,当即也就是抬起头来,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老公。

    其实王陵并不知道,现在远在大洋西边的德意志,威廉心中,已经是怒火冲天。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对着自己的几个下属在哪里发火。

    他说的,是大清国太不识抬举,自己在舰港刚获得了一块领地,就调动了将近一万多人驻扎在了哪里,这摆明了就是在跟自己作对。

    自己这么多年来,受到英国和法兰西两国的压制也就算了,现在可好,他一个大辫子都来欺负自己这可是无法容忍的问题。

    一阵咆哮,顿时将几个下属给吓得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柏林,东大街,德意志首相俾斯麦府邸。

    俾斯麦并没有威廉的那气愤,他只不过是在得到马克的电文后说清国调动了王陵的一个师去了舰港附近后,只是稍微的在那一刻有些不满意之外,从此后就在没有任何的消息。

    咚咚咚俾斯麦正在自己的书房看书,突然房门外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穿上白色睡衣俾斯麦说了一声请进来,随即他就见到国防部长毛奇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这是怎么了,看起来表情不是很好啊。”俾斯麦看了一下面前的毛奇后疑惑的问道。

    能好哪里去,刚才毛奇就是被威廉一顿吼的结果,他心中想不明白,因此是来到自己好友这里来解闷的。

    “别提了,皇帝为了清军对于我们舰港附近驻扎的事情又一次的发火。”毛奇走到俾斯麦面漆后无奈的说道。

    “看来陛下还是没有想到某些层次上,其实我看来,我还是喜欢清军驻扎在哪里。”有毛病吧,坐下来的毛奇听到这话,顿时皱起眉头看着面前的俾斯麦,他不明白,这个一向就是铁血的俾斯麦,怎么会跟清军说话了,这可是在以前,并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因此毛奇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俾斯麦,有些不可思议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