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再次去水师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周开恨不得现在就一到砍死王陵算了。

    这里一百多人,那一个月的饷银是多少,他知道,可是上面发到自己手中的饷银,只有一半而已,自己是不会克扣他们的军饷,可是上面,根本就没有给那么多钱,现在王陵告诉自己今后这群人的饷银要如数的发放,这如何不让周开恼火,他去哪里给这群人整这么多钱。

    “老大,如果没有得话,你就给他们垫上也是可以的。”王陵见到周开那双要吃人的眼睛,顿时想了一下说道。

    扯淡,自己才几两银子,自己也是有家人要养的,一个月两个月还可以,但是如果要自己每个月支付,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你个傻小子,你也不想一下,我哪里有那么多钱?”

    哎,看来自己的老大也没有明白当前的形势啊,听到这话的王陵看了一下远处正在跑步的士兵叹息了一口气。

    “你他么的叹气着什么,你还好意思叹气了?”周开都让王陵这动作给整模糊了,搞得他受到多大的委屈一样。

    “老大,你真的以为,这些人到时候还有多少人能够存活下来?”王陵看了一下周开,顿时迷茫的说道。

    什么意思?周开楞了一下,随后他猛的想到了什么,指了一下远处的闽江口后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法国人还要来。”

    王陵点了点头:“老大,法国人这次吃了大亏,但是他们的主力并没有受到损失,在日本哪里,他们还有一个舰队,远东舰队司令孤拔吃亏,定然会召集在哪里的舰队,随后汇合安南那边的兵马,然后给我们一个教训,捞回这个面子。”

    嘶听到这话,周开顿时皱起眉头后猛的抬起头后说道:“我明白了。”说道这里,周开顿时指了一下王陵后再次说道:“不管如何,今后法**舰来这里,你必须要给老子活着回来。”

    这话如同兄长对兄弟说的一样,王陵眼角居然有些湿润,他猛的点了点头后说道:“听天由命听天由命吧,炮弹无眼,谁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活命谁不想活下去,王陵更加的想要活下去,可是,战场上,的确是炮弹不长眼睛,不是说你想活就能够活下来的。

    “哎,”周开叹息了一口气,随即站了起来,指了一下操练场上那些似乎是木头木桩甚至是木板的东西后疑惑的问道:“你在操练场整那么多的木桩是干嘛?”

    王陵听到周开这么一问。顿时抬头看了一下,那是他昨天让军中几个木匠制作出来,后世在军队里面用来训练用的木桩。这些有攀爬。木桩,双杠,单杠,甚至要后胸脯前进等东西。

    “那是我发明的用来训练大家的一种辛方法。”

    哦,周开从来就没有见到过这些东西。甚至是王陵说的一些词语,他都没有听到过。

    “老大,要不要去看看,我让陈俊给你演示一下。”见到周开眼中充满了疑惑,王陵笑一下后说说道。当然要听到这话的周开点了点头,随后握住自己的腰刀就来到了操练场。

    “陈俊,过来一趟。参将大人要看我们这种新的训练方式,你来示范。”

    正在带队的陈俊当即跑了过来后看了一下王陵:“守备,你训练的更好,你为什么不来?”

    “我来怕你们一会无地自容,还是你来的好。”王陵笑了一下后笑道。

    陈俊听到这话,顿时低头想了一下,看了一下不远处的一根长达两米长的横放在两根木头横放起来,下面搭建了一根木头的木头后,深吸一口气,随后如同风一样的开始跑了出去。

    快出跑出去后,陈俊冲了过去,随后爬上了将近两米的木板后再次跳了下来,再次快速往前几米后,来到一面用渔拉直的东西面前快速怕了过去,然后再次的往前面跑动。

    “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周开带兵时间也不少,这些东西,虽然简单,但是里面蕴含的东西,那可是不少?”

    “我一直就有。”王陵笑了一下,随后见到周开疑惑后顿时再次说道:“我是在听我表哥说的”王陵发现,这个表哥,简直就是自己的一个巨大挡箭牌,不管什么时候用出来,周开都会信任。

    “老大,能不能给我们再次申请一批炮弹,这里的炮弹,前几天已经用的差不多了,我需要炮弹,你知道的,一旦打起来,这里定然是法**舰率先攻击的对象,不然,他们就会遭受我们主炮台以及水师的两面夹击。”

    周开当然知道,因此微微点头后,他如何不知道这里的重要性,因此周开想了一下后顿时说道:“如今,总督大人、将军大人已经船政局等大人,也知道目前的情况,因此,现在他们不会在克扣我们的炮弹,所以你要的炮弹,我会回去立即去跟船政大臣请示,争取将炮弹早日交道你们这里。”

    那就好,听到这话的王陵放下心来后送走了周开。

    等周开离开后,王陵示意大家再次训练一个时辰后就休息,而他却戴上了张庆,来到了水师营地。

    从二十二号晚上战斗结束后,王陵就在没有时间去水师,现在水师情况究竟怎么样,他也不清楚,因此趁今天有时间,王陵要去了解一下,水师这几天,已经恢复的如何了。

    来到水师兵营门前,王陵就见到,远处一个人影走了进来,那个人,王陵认识,是福星号管带陈英。

    这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王陵看了一下,陈英头上的布条已经全部解开,不过那脸上,有一条淡淡的疤痕。“陈管带。”见到陈英要往左边走去,王陵赶紧叫了一声。

    陈英听到有人叫自己,当即回过头,他就见到是王陵,顿时是笑呵呵的跑了出来后说道:“你来了怎么不直接进来,站在外面干嘛?”

    王陵笑了一下后后拍打了一下陈英:“我也是刚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