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得去忽悠德意志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朝廷并没有说让谁去护送王陵的第二师前往安南,只是让在福州的兵马去安南舰港一带,这让王陵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福建水师。因此在通知第二师前往舰港后,王陵让张庆去通知一下许寿山,希望他们

    能够出动一下,将自己的军队送到舰港。

    许寿山一听说要自己出动军舰护送第二师,二话不说,当即就通知舰队主力中三艘,以及十几艘运输船,开到了福州码头,等候第二师到来。“还是老哥好。”王陵看了一下许寿山那真诚的笑脸,顿时笑了一下后说道:“老哥就是好啊,今后我对你们福建水师,还有一定的建议,这个事情,我还在和马克商议中,因此你先去送,等你回来后,我想

    我应该是能够跟马克谈论妥当了,到时候我就告诉你,如果这个事情谈妥的话,对于你福建水师来说,那会是战斗力提升的一种最大方式。”

    哦,听到说能够有利益让福建水师提高战斗力,许寿山当即有些兴奋的对王陵说道:“那就多谢兄弟了。”

    呜呜呜码头的汽笛声音响起,扬威号已经在开始发出出发的信号。

    “我们走了。你保重。”周开听到身后的汽笛声,对面前的王陵严肃的敬礼。”

    王陵看了一下面前的周开以及身后的几个人后,随即也对周开等人敬礼后,目送几个人离开。

    卡卡卡铁锚开始在水兵的拉扯下从海底收起。呜呜再次是一声长长的汽笛声,舰船开始缓缓离开码头,随即在许寿山的带领下,出了码头。

    “老大,海边风冷,我们还是回去吧?”一边的张庆见到船只都已经消失在了视线,随即开口说道。

    王陵听到这话,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和旁边的左夏琳说道“走吧。”

    指挥部,王陵并没有去总督府通知,而是直接来到了自己的指挥部。

    在码头站了将近一中午的时间,到现在,王陵都还没有吃饭,因此来到指挥部后,王陵也就让张庆食堂打来了饭菜,三个人,就围在了桌子上吃饭。

    “马克这两天在干嘛呢?”夹上一块红烧肉的王陵抬起头问道面前的张庆。

    张庆一听王陵问马克,当即放下筷子后说道:“老大,马克的情绪好像是不好,这两日表情有些冷淡。”

    他要是心情好了就不是马克了。听到张庆说完这话,王陵心中沉思了一下后对两人说道:“吃完饭跟我一起去他哪里看看,我知道他心中想不明白。

    总督府,东厢房,马克闭上眼睛,不同的揉动着自己的双眼,这几天来,他心中有一块十分难受的结巴,这结巴就是王陵造成的,准确来说,是王陵的军队造成的。王陵的军队本来在福州好好的,可是自己刚和他安南签署了协议,这王陵就调动了一个师将其放在了舰港周围,这不是摆明的监视自己是什么,伟大的德意志,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气了。他想不明白,

    就去询问左宗棠,可是左宗棠明确的告诉自己,这个事情,找王陵。

    他没有办法,也只能忍下这口气,准备去找王陵,然而去了几次,他根本就进不了军营,毕竟没有通行的证明,而王陵那几天也并不在军营中,因此处处的扑空的同时,内心也开始十分烦躁。

    烦躁就不喜欢见到光。马克就算是现在,天气异常明亮的白天,都用窗帘将阳光给遮挡起来。

    自噶一声,似乎黑暗的房间被打开,坐在椅子上喝酒的马克看了过去,房门被打开,自己的助手福克从外面走了出来。

    “不是说了,不要来打扰我的嘛。”马克有些责怪的说道。

    哟,这丫的生气还不少啊,站在门外的王陵听到里面的马克这么说话,当即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一眼后说道:“是不是我都不见了。”

    王陵吃过饭就来到总督府,去见了左宗棠并且汇报军队已经出发后,他就来到了东厢房,准备跟马克好好的说一下这里面的事情。可是现在看来,这段时间来,马克的确是心情不好。

    “刘。”王陵的声音传出不到两秒的时间,他就听到里面马克的声音,紧随其后,一个脸色惨白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尼玛,这僵尸怎么的,这丫的是多少天没有见到太阳了,居然是这个德行。王陵被出来的人吓了一跳,在见到是马克后,他这才松懈了一口气后说道:“你这整很吓人的啊。”

    “别提了,这即日感冒了。”马克尴尬的找了一个借口后随即然福克拉开窗帘的同时,立即去外面买来酒菜,今天他要跟王陵好好谈论一下。

    王陵有吃的就必须会吃,反正这并不花费自己的钱财,因此等福克出去后,王陵就和马克一同进入到了房间。

    刚坐下,王陵看了一下面前有些仓促的马克后说道:“你是不是对于我第二师进入舰港有意见。”有,现在听到王陵说了出来,马克也就点了点头说出自己的想法。马克的意见,很简单,舰港是德意志的地界。可是在舰港外面,却驻扎了清军,这就好像是一种监视,马克接受不了,甚至过来的军队,

    到时候有可能都接受不了。“你应该对于大清国是什么样子什么清楚,朝廷对于我已经有了戒备心,他们让我调动兵马去安南,不过是想分化我的兵力而已,我的第二师去安南,并不是全部在舰港,而是有一个师的兵力去河内,你记

    住了,我不是去监视你,而是为了应对我的上面。”

    王陵的话,简单直接。马克是能够听懂,虽然说他相信王陵,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的皇帝能够相信,毕竟王陵兵力的作战能力,实在是有些强悍“刘,你说的我理解,用你们的话来说,你这叫功高震主,拥兵自重,你想要分散你们朝廷对你的猜疑,这点我赞同,可是我理解,不代表我的陛下能够理解,他会认为是一种挑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