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马克这废物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左夏琳的脚步声,没有瞒过王陵,正观看着外面的王陵见到是左夏琳后,随即有些关心的说道:“你出来干嘛,外面有点冷,你进屋子里面去,别冻感冒了。”

    虽然说已经四月份了,但是这始终还是有些寒冷,这里空气有不好,因此王陵担心。

    左夏琳微微摇头后看了一下面前的王陵后说道:“你看的那个方向,是当初跟随你出征兄弟们的墓地吧?”王陵没有想到左夏琳居然会问这个问题,当即他愣神一下,随即说道:“是啊,一千五百三十五个人。都是在守卫河内城的时候阵亡的,他们大部分,都是在守卫外城的时候以及巷战中牺牲的。战斗结束后

    ,我选择了那个地方,将他们安置在了哪里,如今,都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估计他们的坟头,都已经长上青草了。”朱由菘有些悲伤的说道。

    左夏琳听到这话,她能够感觉出来,王陵内心的一种疼。那种疼,是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旁边,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反正明天,我们不去皇宫,要不去看看他们吧。”左夏琳说完,伸出了自己的手拉住王陵。

    第一次触碰到女孩手的王陵当即心中动荡了一下,随即看了一下面前的左夏琳一眼后微微点头。

    “是要去看看了,这一次看了,估计要等好多年才能够回来了。”说完这话,王陵解下自己的披风,给左夏琳披上。

    第二天,中午,太阳已经高高的飘荡在了天空中,身穿军服的王陵就在左夏琳和张庆的陪同下,往城外移动。

    来到城外,当初战斗过的一些痕迹依旧还在。碎裂的石头,挖掘的战壕,都能够一目了然。

    王陵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跟左夏琳和身边的张庆讲解当日的战斗情况。

    日月无光,炮火硝烟遮挡,子弹在天空中飞梭的声,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每次炮弹炸裂,都会带走几个人的生命。“相公,为什么那些安南人见到我们都会让在一边,是怕我们嘛。”郊外官道上,在马匹上的左夏琳看到路上的安南百姓和士兵见到自己几个人后,似乎都有意的站到了一边,而且还对自己露出一种友善的

    微笑,这让她十分不明白,因此问道了在旁边的王陵。

    王陵看了一下,随即笑了一下说道:“你要是不穿这个军服的话,他们就不会这样了。”王陵的这话,左夏琳一下就明白了,这些人,当初可是看着清军第一旅在这里战斗的,说不好听点,没有第一旅在这里战斗,恐怕河内早就让法兰西给拿下来了。因此这些人对自己尊重,就是靠打出来的

    。

    “相公,你们真的好厉害。”左夏琳说了一句,随即将马匹拍打了一下,靠近王陵。

    往前走了将近一公里后,王陵翻身上了马匹,随即开始往山腰上而去。

    这片地方,现在已经给整理了一下,居然还有台阶,王陵记得当初自己离开的时候,不过是一条小路而已。

    “相公,这台阶是你们当初弄的。”左夏琳踩踏在了青石板铺设成为的台阶上,顿时疑惑的问道。

    “不是,应该是后面阮福明下令做的。”说完这话,王陵抬头看了一下。在上面,似乎还有一块巨大的墓碑。

    “我们去看看。”王陵想了一下,随即来到了那出现四倍的地方。上去后王陵才看到,这里是一个将近三十米的一个广场,周围都已经有大理石铺设,刚才自己见到的那个石头碑,就竖立在哪里。这石碑,高有两米左右,宽有将近三米,在这石碑下面,还有一个长条形

    的石台,台上面还有一些鲜花,而且在正前方,还有一个香火炉子。现在那里面,居然还有清香在燃烧。

    这是什么?王陵皱起眉头想了一下,随即走了过去看了一下。

    就看到,左侧,有几个大字大清国新编陆军第一旅阵亡将士名册。

    名字,这上面,全部是阵亡在这里的士兵名字,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心中咯噔了一下,随即快速扫了过去。

    一个个名字,引入到了自己的眼中,几乎能够认识的,王陵都能够知道他们是如何死的。

    第一旅一连连长陈凯。在外城被攻破的时候,为了掩护两个百姓进入城内,被法军流弹击中散三颗子弹,肠子都打出来了,硬是拖着两个已经吓尿的百姓回到城中才死亡。三班班长吴大鹏。福建漳州人。才二十三岁,在和法军拼刺刀的时候,身体被捅了三刀,依旧还是死死的抱住一个法军咬了下去,一直到战斗结束,大家分开他和法军的尸体时候,根本就分不开,最后只

    能和那个法军一起安葬。

    “相公,你别哭啊。”站在王陵面前的左夏琳见到王陵眼角有些红润,当即掏出了自己的手帕递给王陵。王陵接过来看了一下,随即指了一下吴大鹏说:“这小子才二十岁啊。被捅了三刀,死都没有放手,活活咬死了一个法军。”说道这里,王陵眼瞎了一口唾沫后深吸一口气说道:“张庆,将东西摆放好了我们

    就回去吧,在这里我难受,再说,他们在这里,目前不会寂寞,走位的百姓都会来看他们。”

    张庆听到这话,当即将提来的东西全部摆放到了台子上,等张庆摆放完毕,几个人一起烧了一些纸钱后。这才敬礼完毕,转身走了下去。

    刚回到驿馆,王陵才进入到自己的房间,茶水都还没有喝一口,他就见到马克居然走了进来。

    今天马克是去和安南方面讨论这个租借问题的,毕竟这方面,王陵不会去插手,现在见到马克进来,他就估计,这个事情,估计是没有成功,不然的话,马克的表情不会这个难看。

    “马克要比自己先提前登陆岸将近一天的时间,这样就错开,不让安南方面知道这是两个的秘密。所以,马克率先得到了接见,但是王陵还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