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在返河内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这话并没有去忽悠马克。

    德意志和安南签署租借协议,必须要快如果时间拖延的太久的话,到时候英国和法兰西就会联合起来反对,让马克立即和自己去一趟安南,只是想让德意志尽快签署协议,然后德意志军队进入到舰港。这个时候,法兰西还在舔伤口,他们还没有时间反应过来,等他们到时候反应过来,一切已经尘埃落定。英法现在还不想刺激德意志,这个事情只能不了了之。而直接的西南,到时候就会相对平衡下来,

    自己也就有时间好好的发展,应对几年那场战争。

    马克好歹也是当过几年兵的人,在加上这些年来,他已经熟悉了一些套路,当即他就明白了王陵的意思后笑了一下说道:“王陵,我看,这辈子,只能跟你做朋友,不能做敌人。”

    哦,听到这话的王陵反而是有些疑惑了,这一点,他还是有些不明白,马克为什么会这么说。

    马克笑了一下,站起来后走到一边倒上了三杯啤酒后走到王陵面前后缓缓说道:“谁要是你的敌人,那就好比是在跟上帝作对,只能是被折磨的体无完肤。”

    尼玛,这是在夸老子还是在骂老子,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心中咯噔一声,不过他依旧还是笑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

    第一师指挥部。王陵有些无奈的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左夏琳。

    自己回来后,就告诉左夏琳这两日要去安南一趟,然而左夏琳听说王陵要去安南,说什么都要让王陵带上自己。

    王陵都快被折磨疯掉,自己去上个厕所,左夏琳都能够在门口叫唤:“你带我去呗,我长这么大,就没有去过其他的国家。”

    烦闷,王陵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为什么当初结婚的当天,许寿山等人那种眼神还有深情的告诉自己好好保重。现在他可算明白了,这话是他么的这个意思。

    左夏琳不跟自己打架,她也打不过,但是却能够跟自己撒娇赖皮,跟跟屁虫一样,绝对让你心烦气躁,血气上涌。

    “你带我去呗,我不捣乱跟在你身边就是了。”左夏琳见到王陵到现在都没有答应,随即用双手托起自己的下巴看着坐在椅子上喝茶的王陵。

    哎我究竟是娶了个媳妇还是娶了个画眉。王陵无奈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无奈的想到。

    “我带你去,你别在这里叽叽咋咋了,一天了,你都是这句话。王陵被整的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委屈的说道。

    嘻嘻,左夏琳听到这话,随即一下笑了起来。“记住了,你去可以,但是一定要在我身边,寸步不离的,不然你就算去了,我也会让张庆送你回来。”跟左夏琳交代了一句话后,王陵低头沉思了一下后再次说道:“你化妆的就不要带了,这次是去办事情

    ,不是去游玩。”

    “我听你的,只要能够去那边,什么都好说。”左夏琳笑了一下,随即转身跑了出去。

    张庆见到左夏琳走了出去,随即来到王陵面前后无奈的说道:“头,你将嫂子带过去,那到时候出现什么事情,谁来保护啊。”

    用得着什么保护,只要这人不出自己的视线范围,就没有任何的,而且这一次,马克还会戴带上几十人的卫队过去,有他们在,左夏琳就没有事情。

    “算了,她要去就去吧,收拾东西,明日出发。”

    总督府,左宗棠看了一下远处悬挂在天空中的太阳后,随即将手中的文书合上后看了一下面前的刘傲后说道:“他们走了嘛?”

    “大帅,已经离开了,今日早晨,王陵和小姐就已经随同马克,乘坐福建水师去输送物资回来的战船出发了。”刘傲想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听到刘傲这么一说,左宗棠顿时点了点头说道:“但愿,他们能够顺利的完成这次任务。“大帅放心吧,王陵这人精灵的跟鬼一样,而且还有马克在,马克代表的是德意志,德意志,我们都不会去惹,更不要说他一个小小的安南,放心吧,一定不会有事情的。”刘傲看到左宗棠脸色似乎有些担

    忧,随即笑了一下说道。

    刘傲说的的确没有错误。

    王陵和马克,还真没有任何问题的就抵达了河内。

    已经在重病中的阮福明在听说王陵要来河内后,当即就派出了自己的禁军,前往港口迎接,然后一路护送到了河内。

    河内,驿馆,王陵再一次的进入到这个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当日一战,第一旅,一千三百多人战死在了这里。七百多人受伤。如今,这些战死的人马,就安葬在城外能够看到俯视河内城的地方。

    王陵要这些人,一辈子都在这里,守卫很内,同时他也要让这些人看到,安南,到时候,还会是大清国的一个省份,而不是属国。

    夜晚,漆黑的夜空黑黢黢的笼罩着大地。

    王陵现在待的地方,是刚翻修起来的,他记得当初这里,不是驿馆,而是一片民房,这里,当初是在打掉的,毕竟在不远处的角落,还能够见到碎裂的石头,如果要去寻找,在哪里都能够找到弹壳。

    已经很晚了,张庆站在屋子里面,就看到王陵站在了院子内,目光一直看着城外。

    左夏琳也见到王陵在哪里已经站了将近半个小时了,她有些不明白,王陵究竟在看什么,因此就走到张庆面前后低声问道:“你头在看什么?”张庆抬头见到是嫂子,顿时有些悲伤的说道:“嫂子,当初河内防御战,打的天昏地暗,老大带领的第一旅,在这里损失惨重,那城外的方向,我听这里的人说,埋葬的,就是当初战死在这里的弟兄。估计

    头是在想他们了。”说道这,张庆咽下了一口唾沫,随即转身走了出去。是这样,听到这话的左夏琳看了一下外面,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低头想了一下,左夏琳深吸一口气,咬了一下嘴唇后走到了王陵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