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速战速决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张庆到不是怕的左夏琳,而是怕的左夏琳的丫鬟小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小雅就是喜欢欺负张庆,吓得张庆这几天,一旦听到左夏琳的声音,都不敢出门,不过今天,小雅并没有跟随左夏琳一起过

    来,而是在家中洗衣服,因此张庆当即就有了胆气。

    几人出了司令部,随即就翻身上了马匹,直接来到了总督府。

    王陵知道左宗棠这个时候一定是在书房,因此进入总督府后,王陵直接来到了书房。

    果然,进入书房,王陵就见到裴阴森,刘傲都在里面。

    “大帅,你找我有事情?”王陵看了一下桌子上的左宗棠后问到后,随即看了一下左宗棠面前摆放的那份文件。

    他估计,左宗棠已经同意了德意志这方面的要求。

    “我考虑好了,你的意见是正确的,你去办理吧。”说道这里,左宗棠指了一下面前的文书后说道。

    听到这话的王陵总算是松懈了一口气后拿起了文书。

    他一直担心,左宗棠不答应这个要求,但是现在看起来,是自己多想了。

    “王陵,你什么时候去河内?”左宗棠见到王陵取过文书,随即抬起头问道。

    什么时候去,这个事情王陵有过考虑,那就是随同马克一起过去,当然,这一次不带兵马过去,毕竟没有一个好的借口。

    “我随同马克一起过去,至于兵马的问题,现在还不到时候。”嗯,考虑周到,听到这话的左宗棠点了点头,刚才他问这话,就是想听一下,王陵的安排,现在看起来,王陵始终还是在朝廷容忍的范围内进行做事情,当即左宗棠站起来后说道:“你可是要跟马克交代好

    ,一旦舰港租借出去后,他们要立即派人过来。

    “放心吧,他们其实比我们还要焦急。”王陵说完,随即看了一下面前的裴阴森后说道:“我们该去见见马克了。”

    裴阴森听到王陵说这话,随即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跟左宗棠辞别后,转身往东厢房走了过去。东厢房内,马克这两天来可以说是吃不好睡不香。这文书都已经递给了王陵多少天了,这几天来,自己是天天盼,夜夜盼,就希望王陵能够来找自己,可是,这每天来的,不过是给自己送饭的人而已,至

    于王陵,那更是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房间内,马克抱起双臂看着窗外的树枝发呆,一边的助手福克看了一下马克后,随即上前一步后说道:“公使,他们不会出尔反尔,不答应这个要求了吧。”

    不好说啊,马克听到这话,心中也咯噔了一声,他知道大清国向来不怎么将信用,如果这次他们不答应,恐怕自己就无法跟皇帝交代,跟宰相交代。

    “应该不会吧,”放下双臂的马克来到椅子上坐下后,点燃了烟卷不敢确定的看了一下福克后反问。

    不好说,王陵这个人,不好说,听到自己的长官反问自己,福克心中叹息了一口气后,来到了旁边,他准备给马克倒上一杯茶水。

    刚弄好,他就抬起头看了一下外面后,顿时激动的对马克说道:“他们他们来了。”

    谁来了,马克听到这话,抬起头看了一下,他就见到一个身穿绿色军服,头戴大盖帽的人走在了前面,而在后面,是一个身穿大清典型袍服红顶子的人。

    这两个人,马克都熟悉,王陵和裴阴森。

    “马克,老想你了,这几天还过的不错吧。”王陵的人还没有到,马克就已经听到了王陵虚伪的打招呼声。

    好死了,听到这话的马克心中嘀咕了一声,露出了一丝笑容走了出去:“还行还行。”

    将王陵和裴阴森让进房间,让福克上了茶后,马克当即明知故问的说道:“今天王总兵怎么有心情来我这里消遣啊。”

    装,听到这话的王陵笑了一下,随即说道:“这段时间太忙了,忙的我都晕头转向的,所以今天来你这里清静一下。”王陵笑了一下说道。

    可别装了,新婚燕尔,会忙到哪里去,马克知道这是王陵的玩笑话,他也符合的笑了一下后,随即就提到了正题。王陵也没有打算就这么消遣下去,而是从自己的手中取出文件后说道:“我总督府和福州船政局同意你们的协议,但是,你们这边,技术人员和船坞扩建的人可以立即动身了,毕竟这多耽搁一天,我们的战

    船就要晚一天下水。”

    那是自然的,听到这话的马克点了点头后看了一下上面的文件后顿时看了一下面前的王陵后说道:“这么说来,我们今天是要签署协议了。”

    “当然,你也可以不签署的。”王陵笑了一下,随即取过旁边的笔签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而裴阴森,也在王陵下面,签署了名字。

    马克见到两人都已经签署了名字,随即也兴高采烈的签了名字。

    互相交换文本后,王陵见到马克还有一些激动,随即开口说道:“马克,恐怕你在这里不能待下去了。”

    这什么意思?听到这话的马克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陵,他对于王陵这话的意思,实在是不理解,难道说,自己是在这里做错了什么事情,要沦落到被打压下去的危险。

    “马克,你误会了,我说的是,恐怕你要跟我去一趟河内了。”王陵见到马克烟卷都掉在了地上,顿时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后说道。

    听到这话,马克这才明白过来,的确,这一次,自己不但是要来跟福州船政局合作,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要给取得舰港的租借权利。

    当然这一点,自己一个人去,还真的不可以,必须要有王陵的陪同。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马克想了一下后问道面前的王陵。王陵低头沉思了一下,随即缓缓说道:“尽快,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要处理的话,那最好我们后天就出发,毕竟兵贵神速,我们要在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完成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