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隆重的婚礼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左夏琳虽然有些调皮,但是面对王德榜和刘傲的时候,居然也有些害羞起来,不停的用手拿起自己的手绢用手指搅动。

    到是小雅见到左夏琳不好意思,随即说道:“两位大人,小姐就是想问问姑爷的事情,是不是跟刘大人说的那么厉害?”

    哦,两个人随即就明白了,整了这么半天,这丫头根本就不知道王陵的底细,也难怪,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有些人到结婚了的当天,都不曾见到对方长什么样子,甚至是以前做什么的都不知道。“真的,你叔叔我还跟他并肩作战过,法军一千多人,他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就将其全部消灭,对了,如果你不相信,你成亲的那一天,你可以看看,有多少人来给他庆祝,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假话了。”

    王德榜想了一下后补充了一句。

    这人难道真的有这个厉害,见到王德榜都这么说,左夏琳心中顿时期待的看了一下外面,他的确是有些不敢相信,那小色咪咪的人,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福州郊外兵营。

    王陵结婚,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张庆虽然在心中担忧自己老大今后的生活是不是和谐问题的同时,还是将王陵要结婚的事情说了出去。福州郊外军营,已经训练了十几天的第一师以及在外面的第二师都开始沸腾起来,这可是王陵,也就是自己军座的婚礼,那绝对不能太小气,因此这些人,各自出了一点银子,开始去街上去买来了红布,

    甚至还买了好几头猪,准备到那天给王陵办伙食。

    “嗨嗨嗨,那红花挂在大门口去,挂大门口去。”

    “徐庆,你他么的这个字太小了,在换一下。”身穿军服,腰间扎上武装带的张庆站在军营面前,正大咧咧的开始布置新房。

    “老大,这个挂在哪里?”张庆见到王陵从外面走了进来,顿时笑嘻嘻的拿起一红布后问道。

    王陵看了一下红布,随即挥动了一下手臂后说道:“随便你们,反正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说道这里,王陵随即想了一下后说道:“对了,皇帝这次不是给我送来了三十坛子的御酒嘛,到时候你全部拿出来,勾兑其余的酒水,让大家都尝一尝,我第一师第二师,可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

    王陵这话说的十分的大声,在加上在场的人,大都是士兵,而且从安南回来的第一旅军官都在,因此王陵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内心那叫一个个的激动。他们感觉到,自己是跟对了人。新编制已经下来了,第一师,王陵担任师长,周开为副师长、第一旅旅长张玉、第二旅旅长陈俊、第三旅旅长王天风、炮兵扩充为一个团,王陵已经跟枪炮厂要了二十门火炮,团长就是郝大通,另外,阮

    大铖带回来的安南士兵有五百人,外加上目前这里剩下的三千人,编制成为了一个独立旅,让阮大铖担任旅座。

    其中,第一旅,是整个师的主力。

    第一旅其实已经打残了,现在的第一旅,都是当时王陵回来后,左宗棠紧急抽调过去人马组成的兵马,在随后的战斗中,损失了一些,目前的第一旅,是又从新兵中抽调出来装满了一个旅的兵力的。第二师、师长因为目前没有人选,依旧是王陵在担任,而第一旅旅长,就是徐庆,徐庆是在安南战场上,王陵挖掘出来的一个人才,这个人,对战斗分析十分的准确,因此王陵直接破格提取,从营长直接

    担任旅长,第二旅旅长,张德志担任。第三旅,王陵目前兼任。

    而定边军,因为刚回来,还没有接受到改编的命令,所以王陵没有动手。

    而这其中,两个师的后勤管理,是刘傲和希尔。

    希尔现在已经彻底的是王陵的人,谁也没有说他是法兰西人就看贬他,相反,大家都知道,希尔在这方面,很有本事。全军的弹药什么的,他都不会落下谁。

    “司令,我哪里还有两瓶红酒,到时候给你庆祝。”身穿军服的希尔笑了一下后说道。

    哈哈,那就好,听到这话的王陵笑了一下后,当即点点头表示同意。

    四月初一,总督府外的鞭炮声一直就响个不停,坐在东厢房内的左夏琳听到外面的鞭炮声,心中顿时有一种失落感。自己的母亲也从老家来了,她告诉了自己很多,但是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跟板凳拖着走,自己既然嫁给了王陵,那今后就是王陵的人,不但要给他生孩子,还要一辈子的跟随,

    不能有任何的乱来,不然,不要说自己的母亲,就算是疼爱自己的爹爹,都会一辈子不原谅自己。

    而且,听老母亲大人的意思,自己嫁过去后,如果今后王陵还要娶媳妇,那都得同意,这可是让左夏琳始终想不通,凭什么男人就有这个好事情,而自己就没有。

    不过这话她不敢说,自己母亲大人的她可是明白的很,要是敢问出这话,估计当场就得打残废。“哎呀小姐,这姑爷都已经快到了,你怎么还不盖上盖头啊。要是让夫人知道了,你要被骂的的。”吱嘎一声房门打开后,端起一个茶杯进来的小雅见到左夏琳居然还没有将头盖盖头盖上,顿时慌忙的放下

    了茶杯后跑了过来。

    “我戴上难受啊。”左夏琳不满的嘟嚷了一声。

    “我的小姐啊,你戴上难受也要盖上啊,这要是让夫人和老爷知道了,你可是又少不了被打了。”

    左夏琳的老爹和老妈,可是对左夏琳关的很紧,因此一听小雅搬出来了自己的两个大人物,当即规矩的盖上了盖头,心中忐忑不安的坐在哪里,不停的拨弄自己的手指。

    轰轰轰轰轰轰

    “小雅,那是什么声音?”听到外面如同雷声一般的响动。左夏琳皱起眉头,隔着一层红色的鸳鸯戏水盖头问道。“小姐,姑爷有本事呗。福建水师主力舰全部进入福州码头,现在是他们在鸣放礼炮,为姑爷迎娶你打的礼炮呢。”小雅一脸羡慕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