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哥们,希望你结婚后还能够平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刘傲看了一下面前抱起双臂,披上了白色披风的左夏琳,顿时咽下一口后指了一下王陵后说道:“这就是你未来媳妇,左夏琳呗。”哇塞,划算呢,早知道这个漂亮,我退婚干嘛,不就是泼辣了一点嘛,这泼辣够味,我喜欢,王陵想到这里,顿时抬起头后说道:“没有,谁说我是要退婚的了,我是来问什么时候结婚的。”王陵当即改口

    。

    这人是属狗的不是,刚才还在哪里说要退婚,怎么现在就不退了。一边的刘傲听到这话,顿时咽下一口唾沫在心中想到。

    “刘叔叔,你们都下去,我有点事情跟我未来相公谈谈。”左夏琳看了一下面的刘傲后开口说道。

    “丫头,你可别下死手啊,这可是你爷爷最宝贝的一个军官,你要是”刘傲听到左夏琳这句话,顿时心中咯噔一声想到。

    这是这是要告诉我什么呢?王陵听到这话,顿时估计这左夏琳不是软角色,当即他大声叫到:“张庆,走,我马上要去第二师去处理一点问题。”

    “你给姑奶奶站住。”左夏琳见到王陵出门,当即大声的吼道。

    放屁,我他么站住不就是让你给灭了,这都是你左家的人,有本事去军营,整不死你。王陵冷哼一声,随即理都不理一下左夏琳,大咧咧的就走了出去。“老刘,婚事我应了,这小娘子我喜欢,但是我要在军营结婚,不在这里,你跟老头子好好说一下,答应就选日子,我带领人来。”走到门口,王陵看了一下已经气的上气不喘下气的左夏琳一眼后,笑着对

    一边还呆若木鸡的刘傲说道。

    刘傲低头想了两下,顿时慌忙说道:“你放心,放心。”

    王陵见到刘傲答应下来,这才满意的走了出去。

    “头,你是不是嫌弃你命长了,怎么又答应下来了啊。”翻身上了马匹,一边的张庆,看了一下面前的王陵后疑惑的问道。

    王陵变化也太快了,这才来会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从气冲冲的来退婚变成了同意结婚。这老大,是不是有毛病。”

    王陵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后,顿时毫无忌讳的说道:“没有什么,漂亮,这媳妇要是拉出去逛街,走哪里都是闪闪发光的。”

    我草,张庆听到这理由,顿时差点没有从马匹上一头栽倒在地上。

    这算什么破理由,这左夏琳刚才那气势,让自己看到都害怕,可是老大居然说漂亮,妈呀,张庆很想知道,今后老大的生活,是不是要跪搓衣板。

    跪搓衣板这个没有关系,问题是现在自己的老大可是要统领两万多人的总兵,福州总兵,如果跪搓衣板,到时候让全军知道了,那这老大脸上无光啊。

    苍天啊,可希望嫂子过来后被老大征服啊,不然全军可是丢人啊,见到王陵已经拍动了自己的的马匹跑了出去,张庆在心中不停的祈祷。

    左宗棠现在脑袋都大了,自己的孙女刚才在王陵哪里吃瘪,顿时就跑到左宗棠这里来叫委屈,说王陵现在就欺负她,今后嫁过去还怎么得了。

    这话左宗棠绝对不信,他担心的可不是自己的孙女,而是王陵,自己孙女的脾气,她又不是不知道,王陵今后能不能管住,那都是问题。

    “乖乖,你过去后,那可是要给他一些面子啊,他现在好歹也是统领几万人马的统帅,你如果不给面子,那就是打你夫君的脸面了。”左宗棠这一次可是第一次没有跟自己的孙女说话。

    左夏琳一听这一次居然在自己的爷爷面前撒娇没有用,顿时将心中的怒火全部给扔给了王陵,她发誓,一定让王陵好看。

    “哼哼,那就看他的本事了。”左夏琳冷哼两声后,捏紧自己粉嫩的拳头后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但愿结婚的那天晚上,王陵第二天还能够喘气的出来。见到左夏琳走了出去,刘傲在心中咯瞪了一声后想到。

    “那小子要在军营结婚,这到是一个稀罕事情,好,就同意他的意思,让他在军营结婚,你去选一个日子来就是。”左宗棠叹息了一口气后,对面前的刘傲说道。

    刘傲听到左宗棠让自己选日子,当即低头沉思一下后说道:“四月初一就是好日子。”四月初一,那不就是还有六七天,这几天,福建水师也快回来了,也好,就在那天结婚,顺便也是给王陵打打气。想到这里,左宗棠当即开口说道:“给福建水师传下去,王陵将于四月初一,在福州郊外大

    营成亲,让他们能够来的,都来。”

    刘傲知道左宗棠这是在给王陵铺路,让福建水师今后多帮助王陵,因此点了点头后,当即走了出去。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福州,水师提督府,身穿白色军服的水师提督许寿山看了一下面前的刘傲后当即疑惑的说道:“你说什么,王陵结婚,和谁结,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许寿山是真的不知道,他就知道,这段时间,王陵在训练新兵,可是并没有听说什么结婚的问题,现在刘傲跟自己来说王陵突然结婚,这可是让他一脸的不相信。

    哎,刘傲见到许寿山不相信,当即从衣袖中掏出帖子后递给许寿山后说道:“真的,你看看,这是请帖。”

    兹有福州总兵,新编陆军第一师师长王陵,于左夏琳于”许寿山拿起喜帖念了起来。

    “左左夏琳。”许寿山见到后面两个字,顿时心中就咯噔了一声后失声对面前的刘傲说道。正常的很,坐在椅子上喝茶的刘傲已经对这样的表情不奇怪了,他在来这里之前,已经去了福州船政局,德国福克的住处,以及福州周围所有统领,所有的人,除了一个福克笑眯眯的祝福王陵外,其余的

    人是听到左夏琳几个字就吓了一跳。“我的兄弟啊,哥哥希望你吉祥呢。”许寿山看了一下刘傲点头,当即无奈可奈何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