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李鸿章的心思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走,一会你去找点吃的来,多吃点,吃饱饱的,晚上外面好赶路?”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王陵对自己身边的张庆说道。

    张庆点了点头,随即就跟平常一样的跑了出去,开始办理自己的事情。

    深夜,东厢房,王陵屋子里面的烛光虽然已经熄灭,但是现在,他依旧还没有睡下,而是站在窗户面前,看着外面的情况。

    外面大院外的侍卫依旧是没有撤离的意思,而是站在哪里一动不动,看那个样子,是要二十四个小时看着自己,不然自己出去。

    哼哼,不让我出去,山人自有妙计,看着外面昏暗的烛光,朱由菘笑了一下,随即开始和张庆一起准备。

    张庆早就已经进入到了这个房间内,现在见到王陵伸手,他当即就地上了一件下人的灰色衣服给王陵。

    “老大,这军服真的就留在这里了嘛?”看着整齐的折叠在了桌子上的两套军服,张庆有些舍不得的问道。笑话,这他么的是跑路,穿上这身衣服实在是太招摇了,这一出去就让人家给逮住了,还跑过屁,王陵心中想到这里,顿时开口说道:“带不走,会福建后我们在制定一身就是。”说完这话,王陵赶紧的让

    张庆换上衣服,随后轻巧的打开了窗户,两人从这里面跳了下去后,直接顺着茅房,来到了狗洞面前。深吸一口气,张庆率先撅起屁股伸出自己的脑袋后钻出去看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情况后,这才缩回了脑袋后对面前的王陵说道:“老大,没有任何情况。可以钻狗钻老虎洞了。”本来张庆想要说的是

    狗洞,但是见到王陵那要眼光,随即改变了说法。

    王陵见到张庆将狗改成了老虎,这才撅起屁股爬了过去,随后穿过下人居住的地方后,翻了并不是很高的城墙,随即来到了城门旁边,在第二天早上,就出了天津,随即立即往大沽口方向赶去。

    天津总督府,张佩纶因为已经是戴罪之人,因此并没有去北京,而是留守在了总督府内,当然,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目的,那就是看好王陵。

    这是李鸿章交代给他的任务,他虽然不知道李鸿章为什么要自己看住王陵,但是却依旧照搬,这也是为什么昨天李鸿章离开后,张佩纶加强了东厢房守卫的人数。

    中午的时间,是打发无聊的时间,张佩纶独自在自己的书房内,用紫砂壶泡上了一杯茶水,舒服的躺在了椅子上,看着外面温热的阳光发呆。

    “大人,大人,不好了。”紧张急促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听到这急促声音的张佩纶皱起眉头,随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外面。

    他能够听出来,这是管家的声音。

    “怎么了?”见到消瘦的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满脸的惊慌后,张佩纶一脸疑惑的问道。

    管家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指了一下东厢房后惊慌的说道:“大人,王陵走了。”

    走了,怎么可能走了啊,我在外面加派了那么多的人,他难道是从天上飞出去的,听到这话的张佩纶一脸疑惑的想到。

    “大人,他们是从东北墙角的那个狗洞爬出去的。”怕听到管家的这话。张佩纶啪的一声就拍打了一下脑袋,那个狗洞他是知道的,他一直来就犯了一个误区,那就是王陵好歹也是朝廷的副将,绝对不会从这里出去,可是他现在才想起来了一个十分严肃

    的问题,那就是,不要把王陵当成什么圣人看待。那绝对是一个错误的事情。

    管家见到张佩纶拍打自己的脑门,心中顿时更加的焦急,李鸿章再三叮嘱,一定要看好王陵,现在王陵已经走了,这如何跟老爷交代。

    “大人,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派人追啊?”管家上前一步低声说道。追个屁啊,那王陵精的跟鬼一样的,你怎么知道他会走那条路线,听到这话的张佩纶心中咒骂了一声,随即叹息一口气后说道:“我立即书写一封书信,你马上送到京城,告诉老爷,就说王陵已经离开了天

    津。”

    事到如今,也只能是这样了听到张佩纶这么一说,管家顿时深吸一口气后在心中想到。

    北京,李鸿章官邸,因为昨日才到达北京,这中午去见皇帝肯定是已经不在可能的事情,因此,李鸿章就和曾纪泽一同在北京的府邸内,等候着明日的早朝。

    此刻,日落黄昏,李鸿章和曾纪泽正坐在书房中喝茶打发时间。

    曾纪泽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那就是李鸿章,为什么要在离开天津的时候,让张佩纶看住王陵,这让他万分的不理解。

    这一路上来,他都想询问这方面的情况,可是却一直没有时间,现在,他见到也没有什么事情,因此低头想了一下后,他问出了的疑惑。

    正在喝茶的李鸿章听到这话,顿时手中的茶杯抖动了一下,当即,他看了一下面前的曾纪泽后深吸一口气后缓缓说道:“王陵此人,如果不看在我身边,今后将士一个巨大的祸害。”

    什么?听到这话的曾纪泽听到这话,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脸恐怖的看在面前的李鸿章,他有些被李鸿章的话给震惊到。

    毕竟李鸿章,已经多少年来,没有说谁是一个祸害了。

    李鸿章见到曾纪泽后缓缓看了一下外面,在发现没有什么人后,李鸿章这才再次说道:“如果老夫没有看错,今后他就是第二个你爹,而且比你爹爹还要厉害的人。”这可是更加的让曾纪泽吃惊了,一向以来,李鸿章对于自己的父亲是十分的崇拜,甚至都收藏了父亲的书籍,可是现在,李鸿章告诉自己,王陵就是下一个让朝廷受到威胁的人,这多少有些让他感觉到不

    可相信。“哎,王陵此人,朝廷用的好,就是一个悍将,大清国复兴有旺,用不好,那就会引火烧身,我让张佩纶看住他,就是想要好好的调教他一番,希望他能够走正路。”李鸿章抬起头后缓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