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不走今后就走不了了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酒足饭饱,王陵兴东倒西歪的在张庆的搀扶下,回到了房间。“老大,奇怪了,你今天没有喝多少啊,怎么就能够醉成这个样子,这不是你该有的酒量啊,以我来看,你起码还能够喝两倍的。”张庆将王陵搀扶进入房屋,盖上被子后,张庆嘀嘀咕咕的在一边走到一边

    的桌子上,准备给王陵倒上一杯茶水醒酒。

    “我的妈呀,老大,你吓死我了。”到好茶水的张庆回头一看,王陵居然精神抖擞的坐了起来,正一对眼睛的看着自己,那叫一个吓人。

    “你以为我真的喝醉了。”王陵看了一下张庆惊恐的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后说道。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听到这话的张庆也机灵,当即放下茶杯后走到窗户面前往外面张望了两下后发现并没有人后,这才搬来一张椅子后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陵。他知道,王陵这么着,一定是有原因的

    。

    王陵的确是有原因,这边条约已经签署完毕,李鸿章明日就要进入北京城汇报情况。

    他明白,如果让李鸿章从北京城回来,自己想要离开这里,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的根据地是在福建这暂且不说,而且自己的第一旅,目前也在那边,那是自己的命,自己不能在这个地方。

    虽然说,在这边,自己能够受到更大的重用,但是天子脚下,自己要是想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都没有什么机会,但是在福建不一样。

    那边天高皇帝远,皇帝就算知道了,也奈何自己不得。

    还有,船政局在那边,枪炮厂也在那边,自己绝对不能离开福建,一旦离开了,到时候很多计划,都会付之东流。他知道李鸿章为了自己,说不定会强制的留下自己。

    虽然说不会看押,但是却会用感情来感化自己。自己是一个容易被感情忽悠的人,要是到时候李鸿章给自己打感情牌,自己说不好一个心软就留下来了,因此,他想了一下,利用这次机会,假装的醉酒,然后趟这里就不出去,反正一旦明天李鸿章去了

    京城,自己就离开这里,返回福建。

    张庆是一个何等精明的人,听完王陵的话,他顿时点了点头后说道:“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大夫,说你病了怎么的?”

    这个不行,现在李鸿章没有走,如果现在装病,李鸿章说不好就不离开天津了,这是一个十分不可取的办法。

    “不,不能这样,现在就是你该干嘛干嘛,该出去吃就出去吃,跟平常一样就可以了。”考虑了一下的王陵抬起头后说道。

    张庆听到这话,咧开自己的嘴巴笑了一下后说道:“老大,这就是你的不动则也,一动如山吧。”

    额,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听到张庆的解释,王陵想了一下后微微点头。

    李鸿章始终是走了,第二天一大早的,李鸿章就和曾纪泽一起,随同进入到了北京城面见皇帝。

    王陵不过是一个副将,根本就没有见皇帝的资格,因此他并没有去,而是留在了天津府衙中。中午,阳光明媚的照射在了王陵的东厢房内,自从听到李鸿章走了后,王陵心中就在想如何离开这里的问题。然而,似乎自己,现在想要离开,估计都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根据在一个小时前传来的消

    息,东厢房外,似乎已经加派了人手。

    这消息让王陵心中咯噔一声,他不明白,李鸿章是什么个意思,就算自己本事大,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来留住自己。

    可是自己有不能出去观察,毕竟他现在是处于醉酒的时候。但是他却曾偷偷的走到窗户外面看了一下,的确,院子内,多了岗哨。

    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王陵抬起头后看了一下,进来的人依旧是张庆。

    “老大,走不了了,外面都是侍卫。我们的活动范围,就只能是在这个房间内?”张庆进来后有些焦急的说道。

    怎么回事啊,王陵越想越不明白,顿时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开始沉思。

    自己时间并不是很多,从天津到北京,不是很远,李鸿章去哪里,不过一去一回,顶天就三天的时间而已,三天时间,自己如果走不了,那就更加的不能离开这里。

    一定要想一个办法?王陵低头想了一下,随即看了下外面的情况。

    外面的岗哨,都是对准了外面,并没有对准自己的方向,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来监视自己。就算是,也不过是用一种保护的名义。

    “这段时间你都在总督府瞎逛,你说说,除了这门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离开没有?”王陵看了一下外面后顿时开口说道。

    张庆一听这话,随即快速的在心中沉思一下后说道:“老大,有一个狗洞,从哪里爬过去后就是总督府的外墙,那边是下人和丫鬟居住的地方,很少有人去哪里。

    我草,没有想到老子居然要有钻狗洞的一天,听到张庆的这个话,王陵心中咒骂了一声,随即仔细的询问了一下那个狗洞的情况。

    而且他下午,还在张庆的搀扶下,去了狗洞哪里看了一下,刚好,自己是能够出去的一个狗洞。

    “准备家伙,今晚咱们两人就夜钻猛虎洞。”王陵看了一下这洞穴后开口缓缓说道。

    “老大,这是狗洞?”张庆见到说这是老虎洞,顿时开口解释。啪张庆的话刚说完,王陵当即一个巴掌就打在了张庆的军帽上面气愤的说道:“老子还不知道是狗洞嘛,你他么的蠢的,这要是说出去我们两个钻狗洞,多丢人的事情,一点语言技巧都不会,真的不知

    道这段时间来你跟在我身边学习了个什么玩意。”王陵大咧咧的说完,随后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这是一个死角,自己的房间将这里遮挡了起来,外面的侍卫,根本就看不到,这到时候一个很好的机会。离开这里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