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我们似乎没有选择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这话,顿时让李鸿章微微一笑后指了一下王陵后说道:“小子,敢跟老夫叫板的人,你可是第一个啊。”

    这话说的对,就算是慈禧,有时候都不敢跟李鸿章这么说话,更不要说这个人还是王陵。

    “中堂,这也是你老人家的一个翻身条约啊,这么多年来,你可是受到了莫大的耻辱,我看从此以后,在没有任何人敢说你卖国了。”王陵笑了一下后,认真的对李鸿章说道。李鸿章听到这话,顿时心中一阵的疼,的确,这么多年来,和洋人打交道无数次,可是每一次,都是自己吃亏,他的脊梁骨,不知道已经被多少人指指点点,只是这些人,当面的,不敢跟自己说而已,而

    今天王陵的这话,让李鸿章顿时很多往事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是啊是啊。”李鸿章眼睛有些红润的点了点头后说道:“老夫也算是能够昂首挺胸了。”

    那是,王陵听到李鸿章这一说,知道他将自己心中多年的郁闷全部给吐了出来,因此当即他笑了一下后说道:“今个那么高兴,中堂,我看你何不如就在这里叫上一桌子饭菜。”

    “好,今天老夫请客。”李鸿章听到王陵的提议,当即抬起头后满面红光的说道。

    法兰西领事馆,大厅。

    哐当的一声,回到大厅中的巴德若一脚就将旁边的椅子给踢翻在了地上。“该死的,该死的,伟大的法兰西,居然让大辫子给威胁了,我要上报,上报,调动大军来,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大辫子给消灭掉,消灭掉。”气急败坏的巴德若举起自己的双手,撕心裂肺的仰起头对着白色

    的天花板咆哮。

    委屈,无奈,愤怒、任何一点,都已经无法在压制巴德若心中的火气,他要发泄,在这里这么多年了。自己还从来就没有谁这么的对待过自己。

    太可恨,太可恨了。

    啪啪啪不解恨的巴德若抓起自己拿回来的文件就使劲的砸在了地上。

    怒火冲天的巴德若,让跟在后面的参赞不自觉的退了出去,他知道这个时候,跟巴德若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有等他安静下来后,他准备来找巴德若好好的谈一谈。

    巴德若的怒火,总算是在黄昏的时候,开始渐渐的平静。

    一直就在观察的参赞见到巴德若已经平静了下来,随后拿起了清国的条款后来到了巴德若面前。

    “你来找我着什么?”巴德若内心还是有一定的怒气,对参赞说话,似乎也有些不客气。

    参赞看了一下面前的巴德若,随即将清国的文件放在了桌子上后淡淡的说道:“公使阁下,我知道你心中有怒火,我同样也是有怒火,我法兰西,居然让他清国给威胁,这是不敢想像的。”

    谁说不是呢,听到这话的巴德若当即点了点头,他对于参赞的这话,表示万分的赞同。

    参赞见到巴德若已经赞同了自己的说法,随即转变了话风后说道:“可是公使大人,这一次,我们没有任何的选择。”

    什么意思,刚准备好好的夸奖一下参赞的巴德若听到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参赞。那眼神,就要吃了参赞一样。

    “公使阁下,我知道你一定会怪我,但是我必须的说,我们法兰西,目前没有选择,你也没有选择。”

    这是什么意思?巴德若听到这话,顿时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参赞。

    低头沉思一下后,巴德若并没有明白参赞话里面的意思是什么,当即他稍微的抬起头,随即从站起来走到一边的酒水架上面倒上了一杯红酒后递给参赞。参赞见到巴德若递出酒杯,他明白巴德若已经想听到这其中的答案,随即他将酒水喝掉后开口坐在一边后说道:“公使阁下,难道你以为内阁还会派出一点的部队来到这里嘛,你要知道总理是如何下台的,还有,我们在安南的军队已经陷入到了重围,如果清军展开攻击,那几万将士能不能在回去,能不能回去都是一回事,如果他们回去了还好,如果回不去,留在了这异国他乡,我想公使阁下,不要说是在

    这里,恐怕巴黎会因为这个事情,让你上断头台,另外,远东舰队,是我们在远东唯一的一直舰队,如果消灭,那我们如何交代,今后在面对我们的老对手的时候,又如何去应对。”

    别说了,巴德若不听还没有事,一听到自己的参赞说道这里,顿时汗水都吓了出来。他没有选择,巴黎也没有选择,如果这个事情处理不好,那么自己成为法兰西的敌人,自己的家人也成为法兰西的敌人,政府,更有可能被几万丧失了孩子的人给直接推翻下去,到时候,自己的前途,自

    己多年来的努力都会化为乌有,一去不复返。

    “你这么一说,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可是这五千多万?”巴德若想到这上面的条约,顿时有些痛苦。

    “那是他们内阁该头疼的事情,我们只管签署文件而已?”参赞低头想了一下后抬头说道。不错,听到这话的巴德若当即点了点头,他明白,就算自己不签署这份协议,同样有另外的人来,如果另外的人来,那就宣告自己的官员生涯从此结束。从此以后,这里容不下自己,一旦自己手中没有了

    权利,自己在这个地方作恶太多,估计出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来我们只有答应他们的条件了。”叹息一口气的巴德若无可奈何的对面前的参赞说道。

    参赞听到巴德若这话,顿时也有些无奈,如果有一点的可以选择的话,他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可是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选择。

    “是的,公使阁下,我们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是答应他们的条件,不过,这里面,我们可以稍微的改动一下,这样下来,我们就不会出现任何被责备。”哦,听到这话的巴德若当即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参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