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战报送达,慈禧的反应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守城官见到过来的居然是送达最紧急军情战报的兵马,顿时吓的吐了一下舌头。

    他不过一个没有品阶的小官而已,这样的官衔,在京城,甚至有时候狗都比他尊贵,更不要说,这过来的是紧急军情战马汇报,这东西,就算是京城数一数二的九门提督,见到也得赶紧让开,不然没有你好果子吃,反正刑部大堂哪里,是要去吃一段免费饭。

    守城官见到城门内还拥挤了进出的百姓,顿时大声叫到:“快散开,军马过来了。”

    翁正慢吞吞行走的百姓一听军马过来,顿时如同火箭一样的往外面跑,实在逃不了的,也赶紧靠近城墙边上站着。

    哒哒哒马匹并没有减速。而是直接冲了进去。

    “福建八百里加急福建八百年加急。”隐隐约约中,擦拭了一下脸上汗水的守城官听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字眼。

    福建,那边怎么了?守城官嘀咕了一声,随后又依靠在自己的桌子面前,准备在睡一觉。

    军机处,大清国几乎所有重要的折子,都要从这里送递到皇上手中,只不过,目前笑皇帝才不过十六岁而已,还没有到达亲政的时间,因此一旦有重要的折子,军机处领班大臣世铎就会将折子递上去。

    本来,在四月份之前,军机处一直就是恭亲王奕欣在统领军机处。

    然而,奕欣一直以来,就是慈禧的眼中的肉中刺,恨不得将这个毒牙拔下来,自己好操纵大清国的权利,为了这个事情,从当年咸丰死掉后。慈禧就没有少花心思在这上面。先是整死慈安,随后就想弄死奕欣,就算弄不死,也要拖他下台。

    但是她没有想到,奕欣在朝中是根深蒂固,就算是自己都不敢轻易的动弹,这其中,奕欣和现在直隶总督李鸿章关系很好,李鸿章掌管着大清国京城门户,如果操之过急,到时候奕欣拉弄李鸿章造反,慈禧恐怕上吊都来不及。

    因此,从自己的儿子登基后,一直到自己儿子都已经被死掉,现在自己的侄儿都当皇帝九年快十年了,慈禧依旧还是没有将奕欣拉下来。

    这一次,法国进攻自己,算是帮助了一个大忙,因此见准机会的慈禧当即撤销奕欣军机大臣,换上了自己的亲信,礼亲王世铎。而让奕欣会自己的恭亲王府去玩鸟过日子。

    军机处,世铎正一把鼻子一把泪的抽屉,他有点烟瘾,也就是抽鸦片,这习惯他改不了,但是上面明令不准抽烟,他只能忍受,准备下班回去后吸两口。

    咚咚咚一阵脚步声响起,听到这个声音的世铎赶紧振作精神的坐直身体,看着门外进来的一个章京。

    “王爷。福建八百里加紧。洋人于22日凌晨,袭击我福建水师。”跑进来的章京说完,赶紧递上手中的文书。

    噗听到这话的世铎浑身的烟瘾全部消失不见,慌忙的接过文书看了一下,世铎一下子站了起来,开始拿起手中的文书,不要命的往紫禁城跑去。

    紫禁城。褚秀宫。慈禧每天垂帘听政过后,都会回到这个地方休息。

    这几天,朝中响起来的声音,无非只有两个,那就是对法国的战与和的问题,以醇亲王奕譞。直隶总督李鸿章等人的意思,那就是利用各国调停,然后给点钱给法国,息事宁人,而陕甘总督左宗棠、曾记泽等人的意思,那就是跟法国不能妥协,要打到底。

    平心而论,慈禧不想打下去,她想自己的日子过的舒坦一些不想在战乱中度过,毕竟二十年前的事情,她还记得非常的清楚,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城。烧毁圆明园的事情。依旧仿佛还在眼前。

    “小李子,什么时辰了。”坐在椅子上装模作样看了一会书本的慈禧看了揉动了一下自己的发酸的眼睛后问道面前的李莲英。

    李莲英看了一下外面的天气:“太后,在过一会就能够用膳了,要不奴才给你捏捏。”李莲英说完,当即跪在了地上,捏动着慈禧的大腿。

    这时候慈禧还年轻,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在加上他保养的好,因此明知道这样不妥,她依旧还是没有说任何的话语,而是闭上眼睛享受。

    “启奏太后,军机大臣礼亲王世铎求见。”一个小太监跑了进来跪在地上后低声说道。

    慈禧一听说是军机处,顿时看了一下面前的李莲英,李莲英懂得慈禧的意思,当即站了起来后甩动一下自己的拂尘后说道:“宣。”

    “太后,不好了,闽浙总督何璟、福州将军穆图善、福州船政大臣何日璋联名发来紧急文书。”

    这个时候慈禧的威严还没有十多年那么牛逼,因此世铎进来后并没有叩头,而是慌张的说道。

    福建的文书,难道是福建水师出事了,听到这话的慈禧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世铎:“什么事情?”

    “法国远东舰队在二十二日凌晨突然偷袭我福建水师。福建水师损失惨重。”

    扑通,听到这话的慈禧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咬紧牙齿发呆。

    躬亲王府,自从被罢免了军机大臣后,奕欣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四嫂就已经在对自己下杀手,他知道自己的势力现在已经无法和慈禧对抗,因此也只能忍气吞声的,在王府内每天逗逗鸟,日子也还过得不错。

    “王爷,宫中来人,让你立即进宫。”

    难道出什么事情了,正在逗画眉的奕欣听到管家这么说,顿时疑惑的皱起眉头。

    “王爷,听宫中说,一个时辰前,军机处收到福建八百里加急文书,听说法国偷袭福建水师。”

    “快,备轿。”听到这话的奕欣当即放下手中的画眉,赶紧穿上自己的衣服开始金銮殿而去。

    奕欣心中焦急,这福建水师,是自己当初大力支持才组建起来的舰队,还有那马尾船厂,那更是自己当初和左宗棠、沈葆桢等人的心血,如果这次被毁掉了,自己的会更加的受到打击,不管现在福建的情况如何,他定然要去了解情况,然后在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