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答不答应一句话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这一顿的辱骂,顿时让巴德若差点跳起来,不过他马上就明白,自己来这里是着什么的,当即也就冷哼一声,走在一边不搭理王陵。这丫是乌龟变的,我怎么说都不生气啊,见到巴德若不搭理自己,王陵知道自己说下去也是浪费口水,因此想了一下的王陵也不骂了,而是直接反客为主的将李鸿章桌子上的文本啪的一下扔了过去后大咧

    咧的说道:“这是我大清国的条款,同不同意,一句话的事情。”

    好霸气,起码这话,让一边的李鸿章都顿时感觉到一股热血冲了上来。

    同不同意,一句话,大清国多少年没有这么硬气的跟洋人说话了。

    巴德若也让王陵这话给吓了一跳,当即他就展开了扔过去的文书看了一下。

    赔偿六千万白银,自己国家军队推到舰港以南。

    啪不用看后面的内容,巴德若直接将文书放在了桌子上脸色铁青的看着面前的李鸿章:“总督大人,希望你们能够拿出诚意来。

    “这就是我们大清国的意思。”李鸿章指了一下文书后顿时开口笑道。

    “总督大人,你们这样,就不怕我法兰西大军再次远征嘛。我法兰西可是”

    巴德若在哪里将法兰西的伟大好好说一通,什么陆军天下无敌,百姓团结,什么海军强大之内的东西。

    烦王陵见到巴德若还在哪里吹嘘,顿时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打断巴德若的话后说道:“行了,别在哪里吹牛了,你们内阁都倒台了,还在哪里吹嘘什么,还有,我很想知道,你们远东舰队已经被我们围困在

    舰港,你拿什么来打,另外,你的陆军全部被我们数十万大军围困,我想他们是不能够等候你们主力到来的。”

    威胁了,这是**裸的威胁,一向以来,都是自己去威胁别人,可是今天,巴德若感觉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孩子给威胁了,这不是在打脸是什么。

    “你是在威胁我法兰西嘛?”巴德若通红着脸憋屈了半天后突然吐出这么一句话来。“威胁你又怎么了,你咬我啊,你就一句话,同意不同意,我想你不同意,你们政府会同意的,当然,鉴于我们两国关系那么友好,这五千万的确是有点多了,这样吧,来个友谊价,九折优惠,你给我们四

    千九百万两就可以了。”王陵搬起指头在哪里数落说道。

    这是在经商?一边的李鸿章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旁边的王陵。

    九折优惠,还是看在两国感情好的面子上,这话说出来,似乎也有些太打击人了。

    哼哼

    巴德若当即冷哼一声站了起来,他觉得这个谈判没有必要在进行下去。

    “三天,不签条款,我大清国立即对舰港以及安南所有法军展开全面进攻。”王陵见到巴德若站了起来,当即在后面大声的叫到。

    等到巴德若出去后,李鸿章这才指了一下面前的王陵。

    “你太焦急了,这是谈判,你看你那么刚硬干嘛啊。”李鸿章多少有些责怪,这大家话都还没有说多少,王陵就直接给人家最后通牒,这谈判,哪里有这么干的,这不是存心的搅乱是什么。

    说实话,他现在有些后悔了,当初王陵带来的左宗棠的信,他也看过了,上面已经明确的告诉自己,王陵是一个刺头,让自己要小心一点的看紧,当时自己还没有注意,都让这王陵的外表给欺骗了。

    王陵丝毫没有在乎,他知道,巴德若根本局没有任何的退路,他只有签署,不然的话,内阁饶不了他,他也不要在想在这里待下去。

    “中堂放心,我保证,三天内,他定然来找我们签署协议。”王陵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胸脯后开口说道。

    真的假的?

    王陵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不要说是李鸿章,就算是曾纪泽都有些感觉到不可能的事情。

    “中堂,你要是巴德若那个位置,你有选择的余地嘛?”王陵并没有说多余的,而是直接的开口问道面前的李鸿章。

    这个?

    李鸿章深吸一口气,并没有立即回答王陵,而是开始换位思考,从巴德若以及法兰西目前的角度来思考着这个问题。

    想了好几遍,李鸿章总算是抬起头,看向了面前的王陵一眼后说道:“这么说来,他是没有任何的选择了?”李鸿章刚才想了一下,自己不管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没有任何能够选择的条件,调动兵力再来打,这不现实,法兰西国内也不会在同意。利用目前在安南的兵马进攻,这也不可能的事情,远东舰队被

    围困,随时有可能覆灭,陆军被包围的死死的,根本就没有任何出路。打,打不下去,还随时会被全歼。而另外一点,巴德若要想再一次的待在这里,那只能是要迎合巴黎方面,那就是签署这个文件不然,自己也不能有任何的机会在待在这里,因此,他明白了王陵这么硬气的勇气在哪里,那就是算准了,他

    法兰西没有退路,要么签署条约,要么,那就是全力再次的派遣军队过来打,但是,法兰西没有这个勇气。

    就算有,他也不敢,不要忘记了,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德意志在,他巴不得法兰西和清军死磕,然后自己在后面捡便宜。

    这一点,李鸿章知道,巴黎绝对不是傻子。

    既然这样,开战已经不可能,只能是谈和,这也就一条路,签署协议。

    “对了,你老人家总算是看明白了。”王陵听到李鸿章说这话,就知道他已经将这个事情想的十分清楚,当即他就笑了一下后缓缓说道。

    当然明白,要是已经点拨到了这里,李鸿章还是不能够明白的话,那么他这总督的位置,估计早就让人给收拾了,哪里还能够让他在这里坐了这么多年,这想起来都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嘿嘿,李鸿章听到王陵这话,当即伸出自己的手后说道:“就你最贼。”“彼此彼此吧。”王陵嘻嘻笑了一下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