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要去不高,五千万停战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李鸿章也没有办法,既然上面已经将这个事情给了自己,他也只能接受,谁叫在京城,能够跟自己说上话的恭亲王已经被慈禧一巴掌拍打在了脚底下,现在不过是一个闲散王爷而已,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

    利。

    因此不管如何,他都只能忍受,绝对不敢跟朝廷提出任何的条件,只能接受。天津总督府,这里的冬天,让王陵总算是找到了一点冷的感觉,不过他觉得,这里还是没有曾经的地方寒冷,哪里一旦到了冬天,能够让人恨不得跳入到火堆里面去。但是在这里,虽然外面很冷,不

    过在房间内,却是十分的暖和。

    李鸿章还担心王陵睡不踏实,专门交代了自己的管家,给他安排了东厢房,要知道哪里曾经,除非是朝廷大员来这里,不然可是没有资格享受,不过现在,这里已经是王陵的地盘。

    “老大,我们都来这里快十天了,还要在这里待多久的时间。”房间内,正拿起一把火钳往炭火里面添加炭的张庆抬起头看了一下正坐椅子上闭上眼睛用帽子遮挡了脸休息的王陵,有些委屈的说道。

    张庆吃不惯这边的饭菜,他感觉到是度日如年的生活,来这里的第三天,他就有想回去的心思。

    “怎么,这么就想回去了,这和法兰西的谈判还没有开始呢,我们哪里都去不了。”听到张庆的话,王陵取下了自己的帽子后淡淡的说道。

    “老大,在这样下去,我肚子都快承受不了了,你不知道,这两天我天天跑茅坑。屁股都疼。”张庆一听要等到谈判结束,顿时咽下一口唾沫惊恐的说道。

    麻蛋的,忘记了这个福建人有水土不服的情况,早知道,就不该叫张庆来了,可是现在,既然已经让张庆来了,让他独自一个人回去,也不放心。听到张庆说完的王陵低头想了一下,随即从自己的衣兜中取出一张银票后说道:“拿去,在外面找你们福建菜吃去。”说完这话,王陵递出了手中的银票后再次说道:“我这次带你来,并不完全的是让你给我

    当侍卫的,你还有一个事情要处理,我想不用我说是什么,你应该知道。”

    张庆听到王陵这话,低头沉思一下后顿时微微一笑后说道:“老大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去做。”

    王陵见到张庆明白,当即笑了一下后说道:“知道就好,别他么的一天就跟我找理由说你屁股疼,赶紧去办事情,办理好了,我赏赐你一个大大的小娘子。”

    媳妇?听到这话的张庆当即乐开了话,随即哎了一声就跑了出去。“张大人,你来了,我们老大在里面呢。”王陵刚将帽子盖在头上,外面就传来了张庆的声音,听到张庆这话,王陵就知道张佩纶来了,他马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即慌忙将桌子上的一本书拿起来做

    观看的样子。

    张佩纶进来就见到王陵在哪里看书,他微微一笑后来到王陵面前说道:“王将军,别看了,中堂让你紧急去一趟书房。”去书房?这两天李鸿章除了每天让人给自己送来饭菜,或者是让人陪同自己出去游玩之外,自己是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可是今天张佩纶说李鸿章要见自己,王陵低头沉思一下后顿时伸长了脖子问道:“

    巴德若那王八蛋是不是有消息了?”

    张佩纶不得不佩服王陵的分析,当即,张佩纶点了点哦图后说道:“是的,刚接到法兰西参赞送来的文书,他们愿意就安南时间,跟我们展开谈判。”

    好,听到这话的王陵啪的一下扔下书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往书房走去。

    进入书房,王陵就见到,这书房中,除了李鸿章之外,还有一个人,那人生的虎虎生风,虽然说身穿了文官的袍服,但是确一脸的横肉,看起来应该是武官的样子。

    王陵不清楚这是谁,而坐在椅子上的李鸿章却做出了解释:这是老夫老师的儿子,曾纪泽。”熟悉,太熟悉了,大清国外交上面数一数二的人才啊,这人可是硬是在沙俄哪里据理力争,将沙俄侵占的七万多平放公里的土地给要了回来,可以说,如果曾纪泽不死的话,那么也没有后来伍廷芳的出路

    。

    “曾大人好。”对于这个外交官,王陵是从心眼上的佩服,因此规规矩矩的敬礼后这才坐在椅子上。

    李鸿章今日召集两个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谈判的事情,因此,等到王陵坐下后,李鸿章当即询问,如何跟法兰西交涉,还有,谈判的条件是什么。

    曾纪泽早就听说王陵凭借一人之力,硬是扭转了前线的颓败,因此等李鸿章问话后,曾纪泽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在哪里沉思。

    曾纪泽和洋人打交道的时间不是少数,他能够明确的知道,如果要在谈判中处于不败的境地,那只能是前线的大军能够保持战斗胜利,不然的话,就根本没有任何资格给对手讨价还价。

    因此他沉思完毕后,抬起头看向了王陵,准备询问一下前线的情况。

    王陵看到他的眼睛,当即笑了一下后说道:“曾大人,不是我自夸,这一次,你将是和洋人打交道以来,最轻松,也最霸气的一次。”

    有了王陵这话,曾纪泽当即就明白了下面自己该做什么。

    低头沉思一下后,他站起来看着面前的李鸿章后顿时说道:“中堂,这次和法军的谈判,属下以为,还是赔钱、让法兰西退出安南。”

    李鸿章对曾纪泽的话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王陵,他想知道,王陵有什么办法。

    “我大概和曾大人差不多,法兰西赔偿我军损失白银五千万两,另外,法兰西退出舰港以南。”王陵放下了茶杯,大咧咧的开口说道。嘶听到王陵的话,李鸿章和曾纪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认为,这王陵,就是一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