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临时内阁要谈判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费里内阁就这么垮了,比历史上的垮台的时间,稍微提前了一点。

    当初雄赳赳的要将法兰西带入到顶峰的费里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让百姓给追赶了下来。而临时组建的内阁,鉴于百姓群情难压的份上,知道在要是远征的话,恐怕会再一次的倒台,因此,临时内阁当即开始发出电报,让安南方面告诉在天津的巴德若,跟大清国谈判,这个战争,是打不下去

    了。

    电报快速的开始传达。

    很快就抵达到了舰港。

    已经快要被福建水师给逼哭的孤拔得到这个命令,当即就让自己的副官下令传达,他已经快要忍受不了这种卑鄙的福建水师。福建水师不对自己展开攻击,只是不定时的对自己进行炮击,这让孤拔内心中无比的悲伤,他有心的出去跟福建水师好好的打一场,可是面对对方现在的实力,孤拔又不敢,不出去,也时刻担心对方会对

    自己发动攻击。现在,自己的士兵,已经被整的十分疲惫,以他的估计,如果福建水师要是来一次总攻,估计到投降的不止有士兵,说不好,自己都得跟着投降,因此,接到国内谈判的电文,那孤拔就如同自己的爹妈在

    生一样,连续的喝了好几杯子酒水来庆祝这场来之不易的谈判。

    天津,法兰西领事馆。

    本来这领事馆,要比大使馆底一等,但是大清国认为,自己是天下的中心,要是跟洋人平等,那就是丢人的事情,因此,各国没有办法,只是在这大清国设置了领事馆,而没有设立大使馆。

    法兰西公使,现在是五十多岁的巴德若。这老东西可是李鸿章等人的老熟人,甚至,他还认识现在光绪皇帝的四爹,也就是曾经的咸丰,当初,巴德若和科尔沁还有个正面交手,让僧格林沁给摔的屁股开花不说,还直接给关押到了北京大牢,不

    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激化了法兰西更加的报复,一把火就将圆明园给烧了个精光。

    随后,这丫的就在没有回去,而是一直在天津,担任他的公使,说不好听一点,这老东西可是大清国一等一的一个祸害分子。

    朝廷很多人对巴德若私底下是恨之入骨。特别是当初咸丰朝留下来的人,那更是更加的恨,因为如果不是这个人,也许咸丰那瘸子,还不应该死的。

    巴德若似乎是一个十分大气,或者说就是一个不要脸的人,对于这样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而是依旧牛逼轰天的在天津,作威作福了那么多年。

    到现在,他敢认为自己是法兰西在大清国的大清通第二,就没有任何人敢说第一。因此,他在这边,可以是说一不二。土皇帝一个。

    不过现在,已经五十多的巴德若可是没有一点皇帝的样子,此刻的他,正拿起一份电文,嘴巴不停的颤抖。

    前线战败。上万兵马被消灭,一千多士兵被俘虏,而这其中,远东舰队被福建水师围困在了整个舰港动态不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大清国的兵,居然有这种本事了。这简直是不敢想想的问题。

    该死的,孤拔就是不行,他波里也也不行。将已经皱皱巴巴的电报再次看了一下后,坐在椅子上,身穿西服的巴德若一脸无奈的在心中骂道。

    这电文,他已经看了很多次了,每一次,他都会去思索,为什么清军的战斗力突然增加,可是每次的想下来的结果,却没有丝毫的进展。

    哎,叹息一口气的巴德若端起了放在茶几上的一个酒杯,他打算喝点酒水来稍微麻痹一下自己。

    还没有开始喝酒,巴德若就见到自己的参赞从外面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并且递出了一份电文后说道:“公司,国内来电,让我们立即和清国展开谈判,和平解决这场争端。”

    什么?听到这话的巴德若是一脸的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政府会发出这样的电文出来,难道不应该是调动更多的军队来征服这的嘛。

    “公使,内阁已经下台了,这份电文,是临时内阁发出的。如今全国百姓已经反对在打下去。”完了,听到这话的巴德若当即如同死了爹妈一样的坐在了椅子上,他知道,这费里总理都已经被这场战斗给逼下台了,那就证明,国内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立即结束这场战斗,好安抚国内的民心,不然到

    时候,吃亏的,依旧是法兰西,不要忘记了,法兰西旁边,有一个德意志,是巴不得自己的国家出现混乱,他们好渔翁得利。这样的事情,巴德若不允许他存在,当即,他想明白了一切,顿时指了一下自己的参赞后说道:“去通知一下天津总督府吧,就说为了两国和平,百姓能够安居乐意,我法兰西,将愿意跟贵国谈判。和平解

    决这场误会。”

    误会,也只有巴德若,才会将这个连续打了好几年的事情说的这个轻松,他也是太看得起自己,自认为自己已经了解到了大清国的一切,了解了大清国的风土民情,才会这么嚣张的说话。但是,如果他要是知道,这一次谈判的对手中,有一个从后世过来的人,估计他绝对不会将这个事情想的这么的简单。也不会这么嚣张的在谈判的时候就大咧咧的让大清国赔偿白银一千万两而让人直接打

    的两天下不了床。

    参赞见到巴德若这么一说,当即应答了一声,随即就准备了文书,派人送到了天津总督府。本来这个事情,应该是属于总理衙门管辖的事情,但是,自从和法兰西开战过后,总理衙门上书朝廷,让李鸿章一概处理这些事情,而慈禧也太信任李鸿章,当即就准了总理衙门的折子,让李鸿章这个铁人来,统管一切,反正朝廷就是一句话,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反正就是要将这个事情给平了。别打扰了老佛爷的清静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