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费里倒台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有自己的打算,目前德意志和自己的情况,十分的相似。

    这些年来,德意志虽然说已经完成了统一将近十五年的时间,但是却并没有得到正正的大一统。

    在他旁边,法兰西是恨不得一口就将德意志给全部吃掉,而英国的大陆政策,也让德意志苦不堪言,不让壮大,暗中支持着法兰西跟德意志对着干。

    沙俄也是在东面,不停的防备着德意志,不管从哪里角度来看,德意志都有可能让这些对手给撕裂的状况。而那个时候,整个非洲的殖民地,已经是让英法给占据,非洲那么肥大的地方,已经没有了德意志的容身之处,而亚洲地区,情况也十分堪忧,整个印度,已经让英国占据,而法兰西也在进攻安南,唯独

    只有德意志,想要在远东找一个停靠点都很难。

    德意志想要在远东找一个停靠点,主要就是为了他的公海舰队找一个停泊点。

    这些年来,德意志的海军被控制在北海,根本就出不来。如果一旦爆发战争,德意志的舰队首当其冲的就会遭受到敌人的围歼,一个都不带剩下的。

    但是如果在这里寻找了一个停靠点,那么情况就有所改变。德意志的公海舰队就能够完全的分裂出来一部分,让公海舰队一分为二,这样一样,就不会被全歼的境地。

    这一点,王陵想了一下,要依靠他德意志,来发展自己的实力,但是,德意志也不得不防,毕竟他始终是帝国主义国家,如果自己不防备一手的话,恐怕到时候自己就的跳自己挖掘的大坑中去。至于如何防备,目前王陵利用的就是法兰西,毕竟有他在,德意志也不敢贸然的往北面推动,这也是为什么,不让许寿山将远东舰队给全部歼灭的原因,不然的话,远东舰队早就在一个月前,全部去见了

    他们的老祖宗,哪里还等候到现在。

    “王陵,你说什么时候展开谈判合适?”李鸿章见到王陵说的那么的准确,当即有些被牵住了鼻子问道。

    王陵低头想了一下后顿时笑了一下说道:“中堂,这个我们不急,该急的是他巴德若,我们不急。”

    巴德若,听到这话的李鸿章有些疑惑,他巴德若有什么着急的。“中堂大人,你忘记了,他法兰西这一次在陆军和海军上面都损失惨重,这足够让法兰西政府心惊胆战了,我保证,不出十天,他巴德若一定会求着我们谈判的,咱们这么多年来,都是求人家,这一次,也

    翻身做主人,好好的当一回大爷不是。”

    嗯,深有透同感,听到这话的李鸿章叹息了一口气,的确这么多年来,他可是没有少当孙子,这一次,用王陵的一句话来说,的确是可以翻身一次,当即,李鸿章就笑了一下,随即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法兰西首都,巴黎,清晨的阳光还没有冒出地平线,巴黎凯旋门一带,无数的百姓穿着厚厚的衣服,手中举起旗子,拉起条幅。开始往政府所在地逼近。

    这些边走,边大声呼喊:“费里滚下去,我们要和平,不要战争。”

    “严惩战争贩子孤拔、达到费里,我们需要和平的政府。”

    “我们需要孩子安全回来。”

    这些人,浩浩荡荡的,不顾警察的阻挡,开始如同潮水一样的往前推进,更为严重的是,一些警察,甚至是军队,都加入到了其中,开始往巴黎政府所在办公地点拥挤了过去。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聚集,这让在总理办公室的费里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太可怕了,从几天前开始,平时十分温顺的百姓如同发疯一样的开始游行,让自己下台,这可是让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的。

    而让整个巴黎百姓游行的直接原因,那就是因为在远东,法兰西在战场上失利,不但丢失了河内,而且折损上万人马,远东舰队,目前也给围困在了舰港。

    这消息,他不知道,怎么就流传到了民间,顿时一下子就让反对自己的炸药爆炸。

    咚咚咚一阵脚步声开始响起,听到这个声音,站在窗户面前看着外面游行队伍的费里转过身,他见到自己的助手从外面走了进来。

    “总理,大事不好,位于巴黎郊外的两个师指挥官联名发来电报,希望你能够遵从名义,引咎辞职。”

    我草,听到这话的费里当即就有想要打人的冲动,这些个白眼狼,平时对自己那是多么的尊敬,可是一旦有了困难,这些人就开始将自己无情的抛弃,这是不是也太过分了一些。

    “还有呢?”费里暗中忍耐下了这口气,询问自己的助手其他方面的情况。

    助手看了一下面前的费里,当即有些无奈的说道:“总理,大势已去,内阁已经开始召开会议,而且一致的认为,临时组建内阁。”

    这就是代表着自己已经是只有辞职的这一条道路了。

    “总理,鲍比副总理已经签署了文件,并且宣布,将会合理的给巴黎百姓一个交代。”助手低头想了一下后说道。

    该死的,听到这话的费里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给死在了对远东的战争上,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应该将去摊这远东的浑水,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跟今天一样,被逼迫的饿倒下台。

    “总理,这是文件,你看一下吧,如果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签署上自己的名字吧。”助手见到费里无力的坐在椅子上,顿时开口问道。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的批改文件了吧,看着递过来的文书。费里无奈的看了一下,居然还是他么的引咎辞职的文书。

    悲哀,真他么的是一个悲哀,费里深吸一口气,随即快速的在上面签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哎,没有想到,我居然被黄皮子给赶下了台,真的没有想到,费里看着出去的助手,顿时心中叹息了一口气,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