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守备位置一定要到手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这次战斗,本来就是自己事先发动的偷袭,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可是福建水师几乎是用了一半军舰沉没,全部军舰受伤的代价,才换来了这场将法国远东减退击走的惨胜。

    说实话,王陵自己高兴不起来,他本来的预算是,福建水师,顶天也就是两三艘军舰沉没,一艘受伤而已,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王陵也算是有一点开心的,好歹,对面正在被振威号以及无数艘渔船拖拽,正在缓缓我往船政局维修厂飘动过去的孤拔旗舰窝尔搭号就算一个不小的胜利,起码自己已经俘获了一条巡洋舰。

    而且这艘巡洋舰,一旦落到了维修厂哪里,以中国人的智慧,会很快的吃透这艘军舰的技术,然后进行放置。这一点,也许就是这次牺牲带来最大的好处。

    “头,你在这里啊,我都找你半天了。”张庆的声音,打断了正在观看着远处的王陵。

    王陵回过头看了一下,这个刚成年,嘴毛都还没有退完的张庆,现在手中正拿起两个馒头站在身边。

    王陵知道这是张庆给自己带来的饭菜,顿时接了过来示意张庆坐在自己身边。

    “头,你知道嘛,我今天去福州城的时候,听总督府的人说,张成大人已经被关押进入大牢了而且,我们的参将大人齐尔哈,也在今天中午,被总督府的亲兵在房间中给抓了去。”

    正常,听到这话的王陵没有露出任何的惊讶神色。

    福建水师昨日一战,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这福建三个最高长官,一定会找几个合适的人选来充当替罪羔羊。

    虽然说,这依旧还是不能避免朝廷的责怪,但是却能够相应的减轻罪责,大不了就是外调到京城,或者是调动到其他地方,而不会被朝廷以耽误军纪为名,给一刀砍了脑袋。

    “头,你说我们参将大人为什么被抓啊?”张庆见到王陵不说话,晃动了一下自己的双腿后疑惑的问道。

    王陵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后拍打了一下他的脑袋后缓缓说道:“这个很简单了,参将大人必须要为一些人背黑锅。”说道这里,王陵一下站了起来,他准备去跟周开贺喜。

    周开这一次打中敌人一艘军舰,而且又是最先展开攻击的,福州将军,一定会对周开进行提拔,也许,和齐尔哈的位置,就有可能是周开的,当然,如果齐尔哈的位置是周开的,自己也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将这个三颠炮台的指挥拿在自己的手中,毕竟这里,用不了多久,将是造船厂的一个屏障。

    “张庆,你去抱点酒水来。”王陵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说道。

    王陵前世是一个酒鬼,在他的房间,是藏的有酒水的,这个事情,张庆知道,而且每次买酒,都是张庆这鬼头刀疤去买的。

    “头,你想干嘛啊,军营不能藏酒,你让我去拿酒,你是不是想屁股挨打板子。”

    “那那么对废话呢,今天情况不同,我是去贿赂咱们守备大人的毕竟他要升官了嘛。”

    升官,听到这话的张庆低头想了一下,随即就似乎明白的王陵的意思,当即就乐呵呵的跑去了营房,随后用他那十分不合体的衣服将酒罐子包了过来。

    见到张庆这个小心翼翼,王陵笑了一下,随即大摇大摆的提起酒水,就往周开的营房走了进去。

    “卑职王陵,恭喜守备大人。”进去后的王陵见到周开坐在椅子上处理着文件,顿时打了个千大声的说道。

    周开被王陵这个动作给吓了一跳,当即他看到王陵手中提起的酒坛子,顿时阴沉着个脸:“王陵,你又干什么,本官严令,军营不准饮酒,难道你忘记了嘛,还是因为你屁股又痒了。”

    王陵的屁股,在这个炮台,估计是个人都见到过,毕竟皮厚。胆子大,打都已经被打皮了,根本就不在乎。

    嘿嘿,王陵抬头,虽然见到周开的说话充满了威严,但是眼神却露出一丝笑容,他估计周开也是在高兴这次战斗的结果。

    当即,王陵一下站了起来后将手中的酒坛子放在桌子上后说道:“老大,这次你不能打我,我是来跟你道喜的。”

    道喜?道什么喜?周开看着面前的王陵,顿时有些疑惑。

    见到周开不明白,王陵笑了一下后说道:“老大,这齐尔哈参将今天是被总督府的人带走了,现在这个参将位置的屁股可是没有人啊,你想一下,你是最先开炮的,而且周围的炮台没有动静了,我们都还在打,那你说,将军会把谁提拔到这个位置上。”

    周开还真没有想到这个,这个时候听到王陵这么一说,他当即就露出一丝微笑后说道:“最奸不过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几乎都在我身边,我会怀疑你是不是变化了一个人。”

    擦,这你都能够看出来,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惊讶了一下,随即再次说道:“老大,这你上去当参将了,那这个炮台你看?”

    周开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这次如果自己能够提拔,那最重要的就是王陵的功劳,如果没有王陵,自己能够在这个守备位置上干到死位置。

    “放心,老子知道怎么做,来打开,我们好好喝两杯。”

    好,听到周开说道这话,王陵当即就放下心来,随后打开了酒坛子的封口布条,又从旁边取来两个饭碗,当即倒上了最水。

    京城。南门,中午炙热的太阳照射在京城外城南门前,将这里的守城官兵一个个晒的如同丢了魂魄的僵尸一样,一个个的依靠在了墙脚,两眼无声的看着进入的百姓。

    哒哒哒远处一匹马蹄声传来,爬在桌子上的守城军官当即睁开了眼睛开始骂骂咧咧。

    “麻痹的,那个王八蛋,不知道进入城门要停止骑马嘛。”这守城官骂完,正要准备起来叫人拦截下来那个混蛋好好的教训一顿,可是睁开眼睛,他见到那屁快马上居然插了三根红色三角旗子,顿时吓得差点屎尿都流了出来。

    红色背面旗,三杆,那可是最紧急的军情送达京城,不要说是自己一个守城官,就是九门提督见到都他么的要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