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李鸿章的第二个人是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左宗棠的确是有些惊讶,他听到说河内已经成功守住,冯子才已经和王陵汇合,居然有那么一点的不相信,因此让刘傲在说一次。

    刘傲只能再次的说了一次,随后等到左宗棠平静过来后,刘傲顿时再次说道:“根据冯子才交代,王陵在进入安南后已经俘虏法军七百多人,宁外斩杀法军六千多人。”真不愧是我的手中悍将,听到这话的左宗棠当即拿起电文可能了一下,不过马上,他的表情就有些变化,他见到上面说的十分的清楚,王陵的第一旅,折损了三分之二,目前只有不到一千三百人,而且弹

    药方面也十分的紧缺。目前大军全部每人,不到十五发子弹,炮弹更是全部用完,现在所有的火炮,都已经封存到了河内。

    “大帅,王陵在电文中说道,能不能立即让福建水师立即往海防方向运输一批军火过去,另外,王陵也会乘坐水师舰船,希望返回福州。”

    “传许寿山。”左宗棠没有任何的疑惑,而是当即将电文放在了桌子上后对面前的刘傲说到。

    刘傲听到左宗棠的命令,当即就走了出去,去通知水师提督许寿山。

    一刻钟后,身穿水师提督军服的许寿山就跟随刘傲来到了左宗棠面前。

    “大帅有什么吩咐?”许寿山看了一下面前的左宗棠后问道。左宗棠当即看了一下许寿山,随即将电文递给面前的许寿山后说道:“王陵所部弹药紧缺,你立即派出军舰,立即给他护送弹药过去,另外,张庆现在训练的两千三百人,立即给他全部调动过去,补充到第

    一旅。”

    “大帅,这两千人补充了过去,那这边训练营?”一边的刘傲听说正在训练的新军全部运输过去,顿时疑惑的问道。“继续招,目前是和法军战斗的关键时刻,我们必须要满足第一旅的兵力充足。”说道这里,左宗棠看了一下许寿山后说道:“将物质运输到海防,第一旅将会在哪里接收物质,另外,你将王陵给我一起带回

    来。”

    “末将遵命。”许寿山听完左宗棠的命令,随即转身走了出去,准备调动福建水师还没有去舰港围困法军远东舰队舰船,全部调动到码头,装运兵马和物质。

    李鸿章,这次我看你还如何对我楚军下手,等到许寿山出去后,左宗棠当即将电文递给面前的刘傲后说道:“将电文系数发送给李鸿章。”

    刘傲听到左宗棠这么一说,当即应答了一声,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清晨,天津的寒风吹动着总督府外的树木,已经没有任何树叶的树木在寒风中不停的晃动。

    李鸿章书房,虽然说李鸿章已经在书房中的添加了一个火盆,但是他依旧还是感觉到了一丝的寒冷,因此今天一早上,他就加了一件貂皮披风后,这才在自己的书房中办公。

    “岳父,左宗棠传来文书,王陵和冯子才已经汇合河内,另外,歼灭法军七千多人,俘虏法军七百三十五人。法军正在往永平一带逃窜。”张佩纶大踏步的走了进来激动的说道。

    啪听到这话的李鸿章当即将自己手中的毛笔放下后顿时看了一下上面的电文。

    “王陵损失如何?”李鸿章看完电文后顿时开口问道面前的张佩纶。

    张佩纶抬起头后说道:“损失严重,我们在福建的人发来电文说,在福州郊外训练的士兵已经全部装船,在福建水师的护送下已经出发。

    嘘听到这话的李鸿章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对身边的张佩纶后说道:“王陵今后不容小视。”

    什么意思?听到李鸿章这话,张佩纶硬是没有明白李鸿章这话。

    “你真的以为。这七千多的法军,是冯子才消灭的?”李鸿章拿起电文后问道。

    什么?张佩纶听到这话,顿时咽下了一口唾沫,他怎么听起来李鸿章的意思,是这几千法军,是王陵的军队消灭的一样,而不是冯子才南下的清军。

    “哼,几万人,连三千法军都抵挡不住,让人家烧毁了关口,现在说消灭了七千人,这话你会相信嘛?”

    “岳父,你的意思是,他们在谎报军情?”张佩纶想了一下后抬头问道。

    李鸿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后微微摇头后说道:“不,情报没有假,这几千法军的确已经被消灭,但是这是王陵的第一旅或者说是王陵联合了在河内附近的安南兵马剿灭的,跟冯子才根本没有大的关系。

    “岳父,这么说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将王陵参一本,他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威胁。”张佩纶低头想了一下后说道。李鸿章微微一笑后顿时说道:“他一个毛头小子,只有不过三千来人,能够对我淮军进行多大威胁,就算他统领的楚军,也不过两万来人,如何能够跟我们几十万的兵力对抗,你太小题大做了。”说道这里

    ,李鸿章再次说道:“王陵今后自动有人会收拾他,我们不用去担心。”

    “岳父,你说的是?”张佩纶指了一下北京方面后顿时问道。李鸿章点了点头后,随即转换了话题后说道:“这个事情就不要说了,现在我们该去好好的和这个油盐不进的巴德若,我就要看,那狗东西这么久以来如此的对我大清国如此的强硬,现在是不是还那么的强

    硬。”

    呵呵,旁边的张佩纶笑了一下后顿时开口对面前的李鸿章说道:“我想巴德若在得到法军方面打败,我军全线追击的事情,是会乐意给我们谈判的。”

    嗯,李鸿章点了点头,随即笑了一下说道:“这次谈判,我要点名两个人必须要到。”

    两个,听到这话的张佩纶低头想了一下,第一个是曾记泽他是想到了,可是第二个是谁,他还是真的没有想到。

    第二个人,会是谁。

    “岳父,第一个是曾记泽我能够想到,可是你说的第二个人是谁呢?”李鸿章看了一下面前的张佩纶,随即笑了一下后端起自己的茶杯品了一口后,才缓缓的说出了这个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