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泅渡冰河歼敌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大冬天的泅渡,这个事情,在场的人似乎都有难色,毕竟这天寒地冻的,这安南虽然不怎么能,但是却十分的潮湿,如果士兵泅渡过去,轻一点感冒一场,重一点的话,估计半天命就要留在这里。

    冯子才将自己的建议说了出来后,随后看向面前的王德榜和苏元春。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王德榜知道当前要想击退这里的法军,想要对尽快的解救在河内的王陵,只能是这个办法。

    “大帅,我去吧。”王德榜当即抬起头后请求命令。

    定边军,冯子才看了一下面前的王德榜后微微摇头。定边军在今天连续的进攻中,已经折损了不少的人马,现在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兵力,定边军可是左大帅的精锐兵力,如果自己将左大帅的兵马给打光了,到时候恐怕不好说话,因此,冯子才并没有同意

    王德榜。

    而是抬起头看想了自己的儿子冯相华后说道:“你立即带领冯字营,苏字营以及右营,立即出发,迂回泅渡过去,对法军后面展开攻击,等你们打响战斗过后,我们将会用最快的速度,对法军发起攻击。”

    “大帅,我。”王德榜见到冯子才没有叫自己,顿时张了张嘴巴。

    “你的兵马暂时休整,在打下去,你可是全军覆灭了。”冯子才见到的将军都是自己人,顿时抬起头后笑了一下说道。

    这个?王德榜始终还是不想休整,在距离几十公里的地方,王陵正在遭受几万法军的攻击,如果不快一点,恐怕到时候王陵的骨头都找不到了,他心中十分着急。

    冯子才如何不知道王德榜的心情,但是这个时候,在着急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只能先打退这里的法军阻击,随后展开攻击。因此,冯子才看了一下面前的王德榜,顿时大声说道:“这是军令。”

    既然是军令,王德榜也不在说什么,而是哎了一声,一屁股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发呆。法军,兰陵前线掩体内,波里总算是在这几天来,露出了一丝的笑容,根据今天自己的推测,自己今天抵住了清军连续九次的进攻,打死打伤起码有两千多人,这个好结果,让波里内心的阴云总算是消失

    的无影无踪,他发誓,自己就算是遇到这样的清军几万人都不害怕,但是绝对不希望,在遇到那种穿绿色军服,戴大盖帽的清军,那他么的简直就是死神,自己根本就在对方哪里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波打开了一瓶红酒,波里准备倒上一杯红酒好好的庆祝一番,然而还没有喝,他就见到第一团团长胡浪阁上校走了进来。

    “上校,来,喝一杯,庆祝一下我们今天的战果。”波里见到胡浪阁走了进来,顿时笑了一下后说道。

    胡浪阁可不是来喝酒的,他是来提醒波里的。今日,胡浪阁曾经视察过了这里,这个地方,虽然有利于阻击清军正面,但是在后面,地形十分的平坦,一旦清军迂回,泅渡过了不远处的那条河流,到时候阵地只能是失守的份,这本来是十分重要的事

    情,今天波里也调动了一个连的兵力在哪里驻扎,然而下午的时候,波里不知道什么原因,将这支兵马给抽调了回来,这让胡浪阁内心十分的不满意,他不明白,波里为什么要这么做。

    然而,波里是自己的上司,胡浪阁也不好拒绝,而是接过波里的酒水,一口喝掉后,随后就提出了后面防御空虚的问题。

    波里听完胡浪阁的话,顿时带有一定的酒意后说道:“上校多虑了,这不是河内的那股死神,这股清军贪生怕死,他们怎么会去泅渡那条宽大几十米的河流,这大冬天的,人一旦下去,就全部冻僵了。”

    这个?胡浪阁听到这话,他承认波里的话是说的不错,但是就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不怕一万怕万一,要是清军真的泅渡,那可是真的完蛋了。

    “放心吧我的上校,清军绝对不会从我们后面发动攻击的。”波里见到胡浪阁还有疑惑,当即信心百倍的说道。

    见到波里这样下保证,胡浪阁也不在有任何的疑惑,而是和波里依旧在哪里喝酒。

    呼呼寒风呼啸中,将树林吹拂的呼呼着响,这种奇怪的风声,给正在行军中的清军很好的掩护,在树木晃动的掩护下,冯相化带领三千多清军,已经来到了河边。

    站在河边,看着这条宽大几十米的平静流淌的河流,冯相华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来到河边,伸出了自己的手放进了水中。

    刺骨的疼,这如同有人拿起一把刀子往自己身上慢慢的割开一样。

    嘶冯相华快速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随即咽下了一口唾沫后看了一下身边的几个统领。

    几个统领也有些面露难色,这可是要泅渡过去啊,这么冷的天。

    “传令,过河,一旦过河后,立即往法军阵地突袭,记住,过河后,一定不要停下,停下就得死。”冯相华说完,顿时咬了一下牙齿,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

    不敢穿啊,这东西要是穿了过去,到时候更加的冷。

    片刻后,冯相花就脱的就剩下了一跳裤衩。在身边的几个统领见到大帅的宝贝儿子都脱掉了军服,当即心一狠,随即就开始脱去军服,一个个的在寒风中冻的嘴唇发抖。

    “走。”见到几千人都脱光了衣服,冯相华咬了一下自己的牙齿,随后往水里面伸出了自己的脚板。

    我草下水的冯相华在心中大骂了一声,手中握紧的腰刀都快要捏碎一样。

    忍住,不能叫,身体开始麻木,冯相华想要叫出来,但是他依旧还是忍了下去,捏紧自己的腰刀,开始往对岸走去。

    好的是这个水并不是很深,只不过到腰间而已,上面到是没有事情,不过下水的士兵,一个个都冻的嘴唇发紫,脸色苍白。恨不得咬碎牙齿,冯相华总算是过了河,随即穿上自己的鞋子就开始跳动,而上岸的清军,也跟冯相华一样,不停的跳动,准备驱除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