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替罪羔羊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其实在场的几个人,的确是有联合上书,请求希望让王陵来担任福建水师提督的这个职务。

    但是王陵知道,这不过是在场人员的异想天开而已。

    福建水师,身为目前大清国第一水师。不论吨位还是技术方面,都要远远的强于北洋水师,这可谓是大辫子慈禧老妖婆的镇海之宝,她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个小小的二十岁,不过是一个炮台什长的人来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

    不要说自己,就算是在场的许寿山,都没有这个资格,唯一有这个资格的,恐怕只有目前已经受伤的旗舰扬武号大副参将梁梓芳。

    梁梓芳是目前水师里面除了张成地位最高的军衔,一般来说,主将阵亡,副将就要顶上接替指挥,因此,梁梓芳接任福建水师,这本来就符合清理。

    现在,张成跑了,朝廷要抓一个替罪羔羊,或者是这福建的三个大佬要抓一个替罪羔羊,那么张成就是最好的人选,当然,这其中还有李鸿章的女婿,张佩纶,也不要想跑掉。

    “王陵,那你说我们举荐谁的好?许寿山已经对王陵有一种无比的信任,顿时开了口缓缓问道。

    “梁梓芳吧,这个人是目前福建水师的最高长官,你们联合一下尚书船政大臣何日璋,我想的话,何日璋鉴于目前需要大家防御福州的心里,一定会同意你们的要求。”王陵说道这里,随后再次深吸一口气后说道:“各位老哥啊,情况危机啊,我们只不过是暂时的打退了孤拔的舰队,这孙子还会来找我们报仇的,我们不能放松警惕啊。”

    许寿山陈英等人听到这话,顿时都底下了头,他们都知道,王陵说的这个话十分正确,当前,并不是说明,自己已经解决了福建水师的危机,反而,是有所加重。

    孤拔的远东舰队,一定会回到安南,然后带领主力来进行疯狂的报复,而能够抵挡过那场战斗的冲击,才能够完全的说明,福建可以暂时无忧。福建水师和福州船政局无忧。

    福州,总督府,8月23日。

    总督大厅,随着衙役一阵阵用木棍拍打着地面喊着威武声音的同时。身穿总督官袍的总督何璟。福州将军穆图善、船政大臣何日璋已经满脸愁容的并且威严的坐在了摆放在了案桌上面的三把椅子中坐下。

    啪何璟的官职最大,因此这拍打惊木堂的事情也非他莫属。一阵拍打过后,何璟看了一下自己旁边的两人,随后大声叫到:“带人犯。”

    不到片刻,一个头发凌乱,衣服还微微有一些湿润的,脚上考上了镣铐的人就被两个士兵拉押解了进来,这个人年纪并不是很大,也不过三十来岁而已。

    这人不是谁,正是昨天晚上扬武号搁浅后,弃舰逃跑回到福州的张成。

    张成本来是想要回来用禀报几个大人的意思来为自己的逃跑开脱责任,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当时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总督何璟打入了大牢,给自己争辩的机会都没有一个。

    在大牢里面带了一个晚上,他想明白了,这三个人是想用自己来当替罪羊而已,今天,不过自己万般狡辩,都没有任何作用,除非自己认罪,不然,今日恐怕自己能够站着进来,恐怕就得趴着出去。

    “罪犯张晨,你身为福建水师暂代提督。法国舰突袭,你不思奋勇杀敌,却抛弃同袍,你可知罪。”坐在正中间的何璟开口正色的问道。

    还能够说什么,跪在地上的张成抬起头看了一下上面那三个看起来就如同是肥猪一样的人,顿时轻蔑的笑了一声后跪在地上:“末将知罪。”

    行了,何璟三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当即,何璟示意在旁边的文书将东西递到张成面前。

    张成看也不在看一下,随即就画了押。然后无神的被衙役给带了下去。

    总督府书房,何璟看了一下面前张成的画押,顿时皱起眉头,他思考了一下,张成不过是在听自己几个人的意思不戒备而已,才会造成这么重大的损失,因此如果让张成一个人来顶替这个罪名,恐怕还说不过去,想到这,何璟放下手中的罪状后对坐在旁边喝茶的何日璋以及穆图善说道:“两位大人,恐怕我们还是需要找人啊,不然这个事情,皇上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何璟想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两人怎么能够不知道何璟的意思,当即,穆图善就抬头说道:“炮台参将一直到海战开始了将近一刻钟才展开还击,而且他私自扣留炮台守军炮弹,让守军无法对法**舰进行拦截,山颠炮台守备周开,率先开炮,击沉法舰一艘,我看可以将其上奏朝廷,请求提拔为福建炮台参将。至于炮台有功人员,我看让周开酌情上奏。”

    这注意好,听到这话的何璟和何日璋当即点了点头。

    不久后,一匹八百里加急的快马就出了福州城,开始往京城飞奔。

    山颠炮台,自从昨日战斗结束后,王陵就和许寿山等人告别,随后返回到了炮台。

    等他返回炮台的时候,炮台的官兵一个个喜气洋洋,都在讨论昨日这一场战斗打的痛快。

    他从张庆哪里得知,昨天晚上水师开战后,周开就当时亲自操纵火炮,联合福建水师,将敌人在外围的军舰拦截,并且击中了一艘军舰。

    虽然有击中了敌人一艘军舰,但是炮台,依旧还是让敌人击中,死了五个士兵,伤了七个,其中两个重伤,估计随时都有可能会死掉。

    日落黄昏。远处的夕阳照射在距离炮台不远处的海面上,印出一种血红色的光芒。

    海面上,依旧还有不少的船只在来回的穿梭,这些都是今天造成,当地的居民,在得到昨晚水师大战后,自发前来帮助水师官兵打捞尸体以及帮忙的。

    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是我们这一次的代价,哪里是八百能够比例的,坐在炮台边上的王陵,看着远处正在来回穿梭,将绳子捆绑在被打的已经倾斜的窝儿达号上一眼后,顿时在心中叹息一口气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