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日了狗的日子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一阵炙热的风吹来,王陵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些疼。

    一阵阵的,如同有人拿起针刺自己的身体一样。

    尼玛,那个孙子,给老子这么一铲子,太他么的过分了。躺在地上的王陵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心中有些生气的想到。

    可是这一摸,差点吓得他魂飞魄散。

    恶作剧,恶作剧,那个孙子恶作剧,居然给自己的脑袋上面搞了一条辫子,王陵心中郁闷的想到。

    “头,你醒来了。”一个幼嫩的声音响起。

    头,什么头,头依旧还在发疼的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顿时一张年轻幼稚的小脸蛋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三公分的距离,更让王陵感觉到有些陈守不住的是,这是个男的,似乎看他的样子,好像是他么的要给自己亲嘴啊。

    “把你的嘴巴给老子拿开。日你仙人啊。”王陵扑腾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对准面前这个身穿灰色衣服的人一顿臭骂。

    耶,这衣服怎么这么怪异啊。大声咒骂几声的王陵眼睛一下子看到了面前似乎对自己的动作有些害怕的人身上。

    这人身穿灰色衣服,头上包裹了一条灰色的抹布条子,更让王陵吃惊的是,这人胸口,写的有一个勇字。

    清军。而且清军晚期的装饰,老子记得我是随同学校一起来马尾参加当年马江纪念馆的,怎么会有清军,对了,一定是当地政府为了加强宣传,因此才让招聘一些人来化妆成为清军的。王陵在心中不断的沉思。

    “头,你这是怎么了?”刚才差点跟自己亲嘴的人见到王陵,顿时凑近王陵身边疑惑的问道。

    王陵是二十一世纪军校生,马上即将毕业,随后分配到南方舰队服役,可是现在。

    “兄弟,这种玩笑开一下就够了,我还要去找我的校友,就不跟你们玩了,我们校友去哪里了啊。”王陵看了一下面前这个人顿时尴尬的笑了一下后对面前的人说道。

    尼玛,正要站起来离开,王陵感觉到不对头,刚才他一步走的很大,感觉到这下面有点扯的慌,低头一看,擦,衣服都给自己换了,下身居然跟面前这个未成年一样的,灰色衣服裙子,而且自己的腰上,好像还有一个东西牵挂着自己,拍打自己的屁股。

    什么狗屁玩意,王陵伸出手去摸了一下,腰刀,似乎还有一个跟绳子一样的东西。

    伸出手扯动了一下,我尼玛,头发,居然是自己的头发。

    闹鬼了,我怎么有辫子子,难道是那个混蛋用502胶水给老子粘上了,王陵心中恐慌的想到。

    “头,你怎么这么怪异啊,难道刚才你那么一摔跤,将你给摔出问题了。”旁边那个士兵疑惑的问道。

    什么个意思,听这士兵的话,自己好像不是在做梦,穿越难道,这似乎不可能啊,那都是虚伪的东西而已,绝对不是,王陵心头沉思想到。

    呜呜呜远处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身为海军学院的王陵,如何不知道这是军舰的汽笛声。

    看来还是没有穿越,王陵想到这里,站起来往远处看了一下,我草,好几艘老古董,而且这些老古董,似乎是一百多年前的东西了。

    王陵见到,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有四艘军舰停泊在哪里,看那样子,似乎是钢铁建造的,不过那上面,王陵似乎看到,好像是法国的国旗。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法**舰怎么还敢大摇大摆的停泊在江面。王陵有些吃惊的想到。

    呜呜呜正在疑惑,远处再次传来了一整汽笛声,听到汽笛声的王陵抬起头一看。

    我操尼玛,那不是清国大辫子的军旗嘛。怎么回事,王陵张大了嘴巴。

    就在这四艘军舰的侧耳不到八百米,停泊了一窜的木制船只,这些船只有风帆,这些都无所谓,问题是他么的,上面的桅杆上,居然飘扬的是三角黄龙旗。

    黄龙旗,这可是满洲大辫子的军旗啊。

    我草泥马,这究竟是什么时候,王陵皱起眉头,随后猛的一把揪住自己面前的士兵后青筋暴露的问道:“这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

    “头,你这是怎么了啊,今天是光绪十年七月初”

    “我他么的不要这种日历,我要西方的那种,西方的那种。”王陵听到同治这两个字就心中堵得慌,声音也大了不少。

    “1884年8月20”那士兵见到王陵突然声音如同牛一样,顿时慌忙说道。

    噗呲听到这话的王陵两眼发白,随后软绵绵的再次倒在地上。

    贼老天,我日你妹啊。闭上眼睛之前,王陵心中发出了无奈的怒吼。

    也许对于平常人来说,这日子不稀奇,不就是一个日历嘛,但是对于王陵来说,这无疑就是一颗核炸弹一样在他身边爆炸。

    深刻知道华夏海军发展的王陵太清楚了。

    1884年8月20日代表着什么。

    马江海战前夕福建水师全军覆灭的前面三天。

    我草你奶奶的熊啊,老天爷,你他么的能不能把我整理的太惨一点,王陵痛苦的闭上眼睛,任由那个小兵不停的喊着自己:“头,你这是怎么的了,怎么了啊。”

    怎么了,在他么的等两天,老子们就要喂大鲨鱼了,还怎么了,王陵心中无奈的想到。

    摆脱不了命运了,王陵在怎么躲避,也摆脱不了这个现实。

    在地上郁闷了将近十几分钟后,王陵总算是夹带着这个人的记忆,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现在身体,也叫王陵,今年二十岁。是家中老大,因为家穷,因此才当兵。来军队里面混口饭吃,因为为人圆滑,所以深的上面长官的喜欢。

    一个什长,也就是后世的班长,是大清军福建水师设置在电光山顶山颠炮台的一名什长。

    这个差点跟自己亲嘴的士兵,算是自己的死党,也就是亲兵,叫张庆,今年十九岁。

    “头,你这是怎么了?张庆见到王陵看着面前的那蹲大炮,顿时走了过来看着面前的王陵。

    就他么的这个亲人了,王陵深吸一口气,拍打着这种垃圾到了极点的前膛火炮后说道:“老子在想,如何能够将对面的那些洋人军舰打沉。”

    我的乖乖,听到这话的张庆吓得倒退两步,他感觉到王陵是在发疯,这要是让上面的知道了,那可是要杀头的。